♥ 作者: 菲瑞·提尔 ♥

The new queen of the spirit bee

The new queen of the spirit bee – 蔷薇后花园

序 故事的开始

近日,求知者协会收到了来自欧思迈鲁王国发来的邀请函。

以欧思迈鲁王国国立魔法学院加盟求知者协会的名义,邀请求知者协会关于生物研究与环境保护方面的专家参与探讨关于欧思迈鲁王国境内的远古丛林资源开发的重要会议。会议的主要内容包括:受宾洛加尔地区娜迦复苏现象影响,现境的水元素浓度在短时间达到了本世纪的峰值,强大的降水遍布了每一片大陆。欧思迈鲁王国作为不存在海军的纯粹的陆地国家,对于一年内下了过去十五年都没下出来的降水量,内陆人是真的没见识过。

与他们一样同样难以接受新变化的还有欧思迈鲁王国远古丛林中的原始野兽们,欧思迈鲁王国正在被躁动不安的野兽们不断冲击着诸多城镇。连绵的强降水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农业丰收,这也引来了远古丛林的食草性野兽的惦记。而野猪、野牛不但会伤人还会引来比它们还强壮的巨兽。人们惊奇的发现在菜地里能看到比国立动物园还丰富得多的奇珍异兽。

求知者协会欣然接受了这一邀请。毕竟远古丛林孕育出的奇珍异兽一直都是欧思迈鲁王国盛产并乐于出口的贵重资源,它们自十五个纪元之前就开始延续下来的魔法回路与天赋魔法,可以弥补很多领域的空白。

求知者协会对此的需求很大,然而一般情况下它们自然是很贵的。

另外一个好消息是。在得知正是此地活跃的橡木团引发了这次波及极大的兽潮后,欧思迈鲁王国没收了橡木团在兽潮中得到的所有珍稀幼崽、毛皮等收获,并且在兽潮停止前被勒令全部驱逐出境。虽然求知者协会明白最为重要的是橡木团记下的魔法回路与遗迹坐标,但是对于欧思迈鲁王国的做法仍然感到非常的满意——他们认识到了橡木团正是用小恩小惠骗取他人信任然后大难临头拔腿就跑的非法学术组织;而可靠的求知者协会是他们解决问题的好帮手。

橡木团已经不存在了,这次委托又怎么会出大问题呢?

抱着这样的心态,一支由擅长自然魔法的施法者五人小队受邀抵达了欧思迈鲁王国。

他们是:人类施法者巴顿、精灵施法者埃布尔、牛头人泰迪、矮人威廉、侏儒麦伦。这支多种族混合小分队是各个分会妥协的结果,他们都是自然领域的专家,一定能解决欧思迈鲁王国的问题,并将大家心心念念的新物种带回来。

他们都相信自己会有一段难忘的旅程的。

第一章 兽潮的起源

求知者协会生物防治小队很快就解决了欧思迈鲁王国的问题,他们花费在驱逐野兽上的时间比他们用在应付无知而好客的王国各地执政官的酒宴与派对的时间还要少很多。当然牛头人泰迪和矮人威廉非常喜欢喝酒,侏儒麦伦快退休了还没伴侣,可惜他们并没有赢得贵族小姐们的青睐。巴顿和埃布尔则赢得了王国王室与当地的国立魔法学院的信赖。

一切都很顺利。

小队成员们都相信如果本地的施法者们提炼的高浓度酒精不是用来洗刷他们的上司们那些根本不会运转的僵死大脑,而是用来制作一些非常基础的炼金药剂的话,兽潮根本不足为惧。无论是火烧还是熏陶又或者是迷醉,很快这些跑到农田与村落里的野兽都将成为未来数月里的额外丰收与侍奉诸神的祭祀品。求知者协会大方得将炼金药剂的配方公布,这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阻止兽潮的危害。欧思迈鲁王国对此非常赞赏,各地的执政官们与王室都保证即使兽潮结束,这些不远万里赴约帮忙的贵宾都享有永久自由出入欧思迈鲁王国的许可,王国的守护巨像们会遵循这个约定。他们也准备好了更多的大餐和美酒等待着求知者们探索归来。

吃着用酱香型炼金药剂作为佐料的野猪,精灵施法者埃布尔雇佣了一名本地受苦已久的年轻农民作为向导,希望能深入远古丛林进行一些学术上的探索,他们都对于此次的兽潮源头很感兴趣。第一个原因是欧思迈鲁王国各地执政官的强烈委托;另一个原因是他们也想借这个机会深入研究远古丛林里的独特生态圈;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们迫切需要知道橡木团是怎么引发此次兽潮的,即使是橡木团被驱逐了整整两个月后,兽潮似乎也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抱着种种疑惑,他们进入了当地人也很少涉足的远古丛林。

第二章 疯狂的灵蜂

兽潮的起源很快就找到了。

在平息了同样躁动不安的巨树后,擅长自然魔法的施法者们与拔地而起的树人们在临时构成的狭窄地形中,捕获了数百只各异的野兽。

小队成员们都确信,野兽们并不是因为愤怒或者是盲目而形成兽潮的,而是因为害怕。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引起了连巨兽都顶不住的恐惧?

小队成员很快就见识到了。

那是铺天盖地的灵蜂。这是一种只在此地远古丛林中出没的古老种族。巴顿记得自己了解过她们的部分习性,但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了。

在她们翅膀扇动的声音下,隐藏的是无穷无尽的带毒利刺。

精灵施法者最受欢迎,他受到了额外的照顾。人类、矮人与侏儒还有牛头人施法者则安全很多,在唤起飓风吹散蜂群或者说是她们的心灵传导回路后,灵蜂群暂时散开了。求知者们一边将带着倒钩的毒刺从身体裸露的部位取出,一边分析着现在的情况。

埃布尔很快猜出了正确答案,他这个忠厚老实的精灵又一次被那些橡木团的同胞们给坑了,每一次橡木团惹出的乱子,无辜的精灵施法者都会被他们连累。看来这次也一样。

树人也赞成这个说法,它们见证了橡木团在惹怒了灵蜂群后跑路了的许多场景,原本作为本地的霸主物种之一的灵蜂把怒火发泄在整个远古丛林,她们具备着强大的心灵协调能力,配合可以针对绝大多数野兽的麻醉毒液,成功发起了此次兽潮。

在开完这个小会之后,他们又不得不顶着灵蜂群的攻击继续前进,他们都明白他们离源头不远了。

第三章 全新的热疫

在驱逐了多次灵蜂之后,小队成员都疲惫不堪,其中受到最多攻击的埃布尔高烧不退,无论是“自然滋润”的灌输还是“驱逐诅咒”的重复,都无法根除灵蜂未知毒素的侵扰。除了高烧之外,一些符合丛林热疫的症状也出现在他身上。

本地缺乏足够的解毒材料,因此在精灵施法者难得保持清醒的午后,他们同意了由精灵带着无法自保的向导先回去的请求,兽潮波及后的远古丛林已经不再是当地人认识的模样了,而剩下的四人只要跟着攻击失败后逃窜的灵蜂就能找到巢穴。

橡木团在紧急撤离时的传说波动严重扰乱了本地的时空秩序,其结果是短时间内,如果求知者协会小队不想去别的位面进行未知探索的话,最好不要随便使用传送魔法。忠实的树人以协助求知者小队以平息本地骚乱的自然盟约,它们将会护送精灵与向导到丛林边缘。

现在剩下的路要由巴顿、泰迪、威廉与麦伦自己完成了。

而这段旅程里,热疫似乎开始在他们中间蔓延开来了,这次的热疫有些特别。

第四章 转变的开始

随着离灵蜂巢穴的距离的缩短,灵蜂进攻的频率反而减少了。

牛头人泰迪迷迷糊糊地,他表示这似乎是灵蜂她们在嘲笑着他们这些外来者的不自量力,她们在等待着猎物的倒下,毕竟哪怕是比他还要大上数倍的巨兽现在恐怕也得倒下了。他机械地跟随着蜂群前进着,意志和体力都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毕竟自从本来最能吸引火力的埃布尔离开后,泰迪就成为了最大的靶子。而小队里最大的毛巾也无法作为他的长袍。最有经验的侏儒麦伦则认为主要是精灵离开了,灵蜂们也意识到他们并没有什么恶意了。

毕竟他们都是自然的施法者,被大自然攻击是少有的事情。

然而已经生效的毒素并没有因此解除。

四人都昏昏沉沉的,被叮咬过被喷射的部位在发痒和发热,然后蔓延至全身。

他们在互相交流后发现病情都是类似的,就是背后和肩部尤其酸痛,像是经过极其猛烈的运动锻炼一样,然后胸口与小腹还有臀部发热也很明显,另外高烧似乎破坏了他们的嗅觉与味觉系统,只有强烈的芬芳与浓厚的甜味才能激起他们的反应。

病情的不同点首先在于牛头人泰迪觉得自己的坚角变软了,人类矮人侏儒则觉得自己偶尔会出现头骨内部的疼痛,好像出现了两个空洞一样。其次,四肢的肌肉流失程度不同,侏儒和人类似乎并没有多少肌肉流失,而矮人失去了有力的手臂,牛头人最惨他整个身体都消瘦了很多,也许是因为没胃口好好吃饭又或者别的原因。最后是毛发,似乎为了帮助身体散热降温,威廉失去了他自出生以来就开始留存的长须,麦伦则掉了一地的腿毛,泰迪掉的最多,露出了淡黄色的不多的毛发与黑色的皮肤,巴顿则长出了与其他施法者差不多的长发。

他们已经走了超过一周的时间了,现在只有一种难言的使命感在支撑着他们前进,他们想要抵达哪个源头,阻止兽潮的进一步发展,他们有一种预感,时间不多了。

他们在日间的活动时间逐步减少,在日照下他们的体温会生得更好以至于影响正常行动,而夜间更为清醒和正常,搞得他们像是夜行动物的习性相似。而灵蜂似乎也在夜间更为活跃,他们的进度竟然比之前还快。

于是他们在与埃布尔离开的一周后的破晓时分,在失去活力前成功抵达了灵蜂最大的栖息地,那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大洞穴,无穷无尽的灵蜂在进出。橡木团引发的爆炸痕迹还没完全消去,深埋在地下的远古遗迹已经被灵蜂占据,储蓄着蜂蜜的仓库区域此时敞开了大门,积累而成的蜂蜜湖泊散发着的强烈的花香在空气中弥漫。四名施法者都忍不住彼此对望咽了咽口水。

一种发自内心的进食欲望在鼓动着他们,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第五章 美妙的蜂蜜

而灵蜂们似乎并没有抗拒他们的到来,她们在空中翻飞着不同的舞蹈,可惜施法者们都看不懂。好在他们也判断出了现在的灵蜂似乎彻底失去了敌意,而他们对于蜂蜜的粗浅认识也足以让他们摆脱现在的困境。

带有魔力的蜂蜜是由带有魔力的蜜蜂采集带有魔力的花朵经过魔力的孕育酿制而成的。

灵蜂蜜是一种昂贵的材料,一方面可以提供比一般的魔法药剂更高的温养效果,另一方面也可以解除许多诅咒与毒素。只不过这样的材料一般都是论克卖的。

他们试探性的靠近了那巨大的灵蜂蜜湖泊,灵蜂们在骚动然而并没有阻止他们的行动。于是四人都根据升高或弯腰或蹲或坐或趴地凑到灵蜂蜜湖泊边,捧起就喝。虽然没有经过稀释的灵蜂蜜能黏很浓,但他们似乎完全忽视了这些,他们没有意识到自己能轻易地捧起灵蜂蜜而灵蜂蜜不沾手,也没有意识到他们不自觉地用伸长的舌头舔食,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肠胃似乎完全没有不适用地快速消化着从未有过的新食品。

灵蜂蜜很有效的暂时解除了他们身体的发热和发痒,可是每当他们打算停下来时发热与发痒就会变得更加猛烈,他们的身体需要更多的滋养与更多的营养。

然后四肢乏力而又最饱受痛苦的泰迪保持不住长期弯腰的姿势整个跌入了湖泊中,溅起的灵蜂蜜洒在了巴顿、威廉与麦伦一身。一种难言的舒适感从灵蜂蜜拂过的地方泛起。接着威廉与麦伦脱下了自己的衣物跟着跳了下去。

只有巴顿在迷离中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在短暂的清醒中意识到自己每一处不寻常的变化,也明白了时间不多的真正含义:并不是求知者们没有时间了,因为他们可以下次再来,而是灵蜂们没有时间了。他想起了协会内部的一些关于古老虫族的隐秘资料的只言片语,什么“刀锋女皇”之类的,他想挣扎着爬起来离开这个古怪的湖泊,他就要成功了。

然后,从牛头人身上新长出来的四只漂亮的黄黑相间的手臂, 从湖泊里突起,将不愿接受既定命运的最后一人,拉近了甘甜无比的湖泊中。

巴顿也得知了他的新使命:延续时间不多的灵蜂族群——成为她们新的女皇。

第六章 远古的故事

芭菲女皇是最后醒来的。因为她最迟接受这份美好的使命。

当他还是人类施法者巴顿的时候,他从来没有意识到原来可以通过心灵想通的感觉是如此美妙。他在蜂蜜湖泊中能连通到附近的每一只勤劳勇敢的灵蜂的心灵,他眼中出现的也不再是浓郁的明亮黄色蜂蜜,而是一份美妙的使命。

如果不是橡木团,这份使命就将被彻底遗忘。

灵蜂们感激橡木团炸毁了她们栖身之所附近的古老灵蜂文明的遗址封印,那是一个擅长种植奇花异草与酿造的友善种族。在那个纪元的根源性灭绝灾难的情况下,灵蜂文明将自己的避难所封闭开来,而没有来得及进入避难所的灵蜂们在灾后遗失了许多科技,同时可怕的灾变带来的残破的心灵网络也彻底摧毁了许多灵蜂的心智,最后她们逐步退化成未开化的模样。类人的体型已经无法在那种条件下适应,只有退化地最完全的灵蜂才能在缺乏食物的灾后存活。

当年在避难所中的灵蜂也没能逃脱心灵网络毁灭性的影响,作为领袖的古老女皇失虽然保存了心智却失去了繁衍族群与开启封印的能力,她只能陷入沉睡,希望有朝一日封印从外部解除,她能将延续族群的使命传递下去。而剩下失去心智的同胞们死后汇聚在一起,在时光的酝酿中成为新族群的奠基物资……也就是灵蜂蜜湖泊。

可是令苏醒的远古灵蜂魔物娘女皇没有想到的是,和唤醒她的后来者们还没有开始进行对话,橡木团就直接把远古灵蜂魔物娘女皇和她的居室——储存着重振族群资料的房间,不顾一切的开传送门打包带走了。到现在远古灵蜂魔物娘女皇的惊叫一直都在重新构成的粗浅的灵蜂心灵网络中持续。

因此新生女皇的洗礼只能通过最古老的蜂毒与蜜铸还有心关来进行了。体质不适合意志不坚定的种族无法挺过蜂毒的筛选,而与大自然不亲近的种族,灵蜂蜜对于他们而言如同硫酸。通过这两道考核的佼佼者,将接受最后一道考核,就是连通心灵网络并且得到验证。

虽然巴顿十分抗拒,但最终他还是通过了最后一关的考验,没有淹死在灵蜂蜜中。

其原因是:跨越了不知道多少纪元的远古灵蜂与现境的人类达成了神奇的共识,那就是——橡木团罪大恶极!

第七章 彻底的转变

你想给橡木团一个教训吗?那就加入我们吧,我们繁衍,我们壮大,我们复仇……一个甜美的声音在巴顿心底涌起。那是无数灵蜂汇聚而成的共识。

橡木团?教训!加入……复仇!!!。巴顿对于这种全新的交流方式并不熟练,他磕磕绊绊地想着,最终接受了这份使命。

新生的灵巧手臂从肩部新生,骨骼在灵蜂蜜的滋润下变得柔韧,随后巴顿在灵蜂蜜湖泊中四臂尽力撕扯着自己的后背,对于人类的关节而言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对于新生的灵蜂魔物娘而已这不过是很轻而易举的行为。

后背皮肤下突起想破茧而出的鼓包下,是两双如同妖精一般小巧灵活的翅膀。虽然撕扯自己的皮肤并不是什么令人愉悦的事情,但是如同新生双臂一样的翅膀被拘束在自己旧身躯中的感觉更加不好受。

在他努力拉扯的时候,其他部位的变化也在迅速发生着。

他的头在裂开,这并不是形容而是现实,膝状触角从他的皮下突起,嗅觉窝主要分布于触角鞭节前端,未来的他可以借助于触角,能够闻出各种花朵的香味,找到花蜜。同时加强心灵网络的相关能力。他现在可以聆听到昔日伙伴们洗礼完上岸后期盼着他新生的心声了。

泰迪……泰蒂女皇变成了御姐模样,而威廉……维莲娜女皇和麦伦……麦露娜女皇则成为了合法萝莉,在她们眼中的巴顿……芭菲女皇,现在是一名未经人事的窈窕淑女的模样。

在别人的视角中看着自己转变是一种美妙和羞耻的过程。

原本的巨龙不受控制地向后延展,然后化为饱含着淫毒的利刺,臀部则顺着新生的利刺得到更大。独特的淫毒可以让每一名受刺者马上发情加入繁衍使命中来。新生的裂缝中很快灌满了灵蜂蜜,来自远古中不甘的前辈们的灵魂碎片塑造了最初的一批卵汲取着力量,变得更加饱满和丰硕,等待着被排出。富含灵蜂皇浆的双峰拔地而起,里面蕴含的是比普通的灵蜂蜜还要可口的细腻液体。这令维莲娜和麦露娜都十分羡慕。

她在活动着适应自己的新身体时,一些细致的变化开始在她脸上开始雕琢,她的眼睛在旁人变得迷离,但实际她能看到的视角已经超越了人类的迹象,她的舌头开始变得细长,她甚至跟着麦露娜的建议试着舔了舔自己的肚脐,真的意想不到的变化。虽然耳朵被优美的波浪金发所覆盖,但她相信自己已经有了一双比之前小巧但灵敏得多的耳朵。借着泰蒂的视角,她着重关注自己的五官,现在她拥有了一张动人心扉的小脸蛋,细腻修长的眉毛下是迷离动人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下是一张精致的小嘴,不安分的调皮舌头歪到一半。

真是个美人。可惜不像个成熟的女皇,泰蒂心声传来,她成熟的身材引得大家都很羡慕嫉妒恨。没等芭菲上岸,她刚浮出蜂蜜表面,呼吸着新生后的第一口呼吸,被维莲娜和麦露娜一起推进湖泊嬉戏的泰蒂就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她那巨大的尾刺勃起了。

“怎么样,喜欢吗?”

屏蔽了两位矮豆丁女皇在心灵网络的大呼小叫,成人组的两位女皇相拥在一起。

“这是为了……壮大我们的族群……”巴菲女皇红着脸喃喃着。

第八章 故事的尾声

数年后……

按照求知者协会建议新成立的生物防治队伍唯一的成果就是稍微遏制了一下远古丛林中兽潮掠夺的人口数量。兽潮虽然逐渐平息,但丛林边缘的失踪人口却越来越多,而猎人们流传着远古丛林中有着一座由美妙女子培育的美丽花园的传说,每一个相信了这个传说决定动身前往的冒险者都几乎不见了踪影,而花园中的美妙女子却似乎越传越多。


在这种情况下欧思迈鲁王国的大半疆土在新的一轮兽潮中突然被淹没了。会飞的魔物娘从各个意想不到的地方打穿了薄弱的防线,随后便是失去放空力量的军队被打得满头是包,诡异的是失去意识的“病号”并没有被补刀,反而是那些还有战斗能力的被俘虏。

惊慌失措从前线逃离的王室成员们与执政官们在浑身发热和发痒的情况下想要抱住救命稻草。生物防治的专家……她们打算在向在那次探险中中途离开,唯一幸存的一直在王都里疗伤的精灵施法者埃布尔求救。可进入他修养的院子里看到不是那个病恹恹一直用厚重被子遮盖住自己身体的精灵施法者,而是一支比他们在战场上见到的还要训练有素的灵蜂魔物娘们,领头的正是他们的求助对象,一名蜕变到大半只剩下头部和颈部还能大致看出是精灵模样的非人生物。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埃布尔……现在改叫艾卜儿女皇的被子下的样子居然是这样的。

为首的国王甚至老脸一红,原来之前他对重病的贵客发情并不是觉醒了新的取向,只是觉醒了新的性癖……然后他意识到她们似乎已经等候他们多时了,而理应对这样灵蜂魔物娘们动手的用于保护艾卜儿的守护巨像们并没有攻击她们。她们是受到四名女皇共同委托前来护送第五名女皇的最后仪式的亲卫,作为受到优待的客人的侍卫无疑不会受到攻击,何况她们中的某些姐妹曾经还是王城里有名的雇佣兵。

他很识相地放下了抵抗。他的妥协会得到嘉奖和认可,他将继承他现在拥有的地位……以新生的姿态。

在欧思迈鲁王国的剩下武装失去指挥层后。灵蜂魔物娘在很快的时间内就占领了所有欧思迈鲁王国的靠近远古丛林的城镇,她们指挥着渴望得到灵蜂蜜升华的兽潮们冲击着自己曾经的家园。那些受到了蜂毒而没有失去意识的居民将会在五名蜂后的见证下成为她们的新姐妹,那些不适格者将被驱除出她们的新家园。

很快,节节败退的军队和那些不适格者都从沦陷的大半国土中被驱除,他们看到的最后景象是那些曼丽的身影摧毁固有的建筑并在废墟上移植曼丽的花朵。他们也得到了灵蜂魔物娘们的承诺:只要他们愿意加入她们姐妹之中,就可以随时到她们的灵蜂花园中生活。

欧思迈鲁王国的法统仍在延续,不过新生的子民们更喜欢欧思迈鲁花园这个名字。

至于欧思迈鲁王国唯一幸存的王室成员,一个温柔的小王子组织最后的抵抗军想要夺回自己的家园却被自己曾经的父亲与兄弟们……现在美丽动人的灵蜂花园女总管与她最可爱的女儿们完成被逃避的使命,不过这是另一个故事了……

而求知者协会对于这种“新物种”的到来也伤透了脑筋。尤其是关于这次劳务派遣?志愿服务?导致的工伤?意外身故?的相关法律问题。关于她们的旧家属能否与是否应该接受并加入新的大家庭也是令求知者协会非常头疼的伦理问题……

而更严重的问题是:罪魁祸首的橡木团掳走的前任女皇似乎发出了唤醒其他远古虫族文明的求救信号,作为培育鲜花的友善种族,她们的远古盟友们并不少,她们已经苏醒并即将回归这个日益动荡的世界,岁月的侵蚀使她们失去了繁衍能力,不过已经灵蜂的做法无疑将成为她们的好榜样,不过这是很久之后的另一个故事了……

写格式塔那种变化我也算写出来了,但蜂后之间的深度交流实在很难描述出来,我觉得我可能要等以后有时间再仔细想个后日谈补充一下。我现在是真的需要大量的人名用于求知者协会与橡木团的爱恨情仇中。欢迎你们来捏脸,给变身前后的名字就行,种族跟人设有就最好,如果人设受欢迎也许会写个系列故事。另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你们希望看到的下一篇到底是:给Inflammatory month diary填坑还是给给Hair enhancer填坑又或者是Naga’s song补个后日谈,还是这篇The new queen of the spirit bee的后日谈?

21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8 thoughts on “The new queen of the spirit bee”

  1. 写得真好,想看歌之后王国是怎么转化的,给Naga’s song投一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