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hotgun ♥

魔物化之森——曾为兄弟的拉米亚母女

魔物化之森——曾为兄弟的拉米亚母女 – 蔷薇后花园

太阳已经渐渐往西了,墨明手里提着砍刀,硬撑着抬起胳膊,砍断挡路的藤蔓,到现在它足有半天滴米未沾,滴水不进了。

“TMD,一开始就不该听阿冉的话,来这鬼地方探险,现在人走散了,指南针也丢了,吃的也没了,怎么活下去啊!”墨明边拖着疲惫的身躯边抱怨着。

又走了一截,突然听到自己脚下厚厚的枯叶堆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只见一条青蛇攀附上了他的腿,正对着他小腿的肌肉咬了下去,一股钻心的剧痛马上从小腿处传来,感觉自己半条身子都麻痹了,他马上揪住了舌头,硬将它从自己腿上拆了下来,之后用刀斩下了它的头,将蛇身装进了口袋,做储备粮。

“混蛋,腿麻了,难道这蛇有毒?本来就要体力不支了,偏偏叫蛇给咬了,不行,必须在蛇毒发作之前走出森林!”

墨明硬拖着自己半麻的小腿,全凭着意志往前走着,越走越感觉身体变得轻松,虽然已经长时间没有进食,但是那股饥饿似乎对他毫不起作用,丝毫不影响自己的行军速度,只是腿上的麻劲还没消去,反而从小腿的部位开始扩散,左脚,左大腿,胯部,腹部,直到右边整条腿,仿佛这股麻劲被阻挡在了小腹以下的位置,然而现在的墨明心里只想着快点逃出这片森林,并没有注意到自己下身的情况。

走了约半小时,墨明已经无法忽视自己的下身了,双腿仿佛不再属于自己,每走出几步就会左脚绊右脚,行进速度大幅减缓,更要命的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下体鼓胀得厉害,一开始他还以为只是蛇毒造成的充血,结果现在渐渐变得越来越敏感,这段路上仅仅因为龟头与裤子的布料摩擦就洩了出来。

自己的身体也开始越来越热,胸口鼓胀发闷,大脑如同发热一般昏昏沉沉。

“看来是走不出这片森林了。。。混账蛇,老子就死死也要做个饱死鬼,非把你烤了吃了不可!”

他瘫坐在地上,从触手可及的地方,聚拢起来一些枯枝烂叶,掏出背包里的打火石,点燃了一堆篝火,之后又掏出了那只蛇的尸体,将它缠在了一根长木棍上,凑近火焰烧烤。

太阳完全落下,墨明坐在篝火旁边,躺在地上等待着蛇肉烤熟,尽管他没有看着火焰,但是却会感到自己旁边存在着热量极高的东西,本以为这样的想法只是自己昏昏沉沉的大脑产生的幻觉,然而除了这个篝火以外四面明明完全漆黑,他居然看得到书上落着的鸟儿,与其说看见,不如说是感觉到,他非常清楚的感觉到在树上有个地方有一点热源。

“幻觉越来越厉害了,我能感觉到温度了,”随手抄起一块石头往自己感到热源的地方砸去,“吱吱吱吱”的几声,真的有一只鸟飞走了,“见鬼 真是怪事。。。。”他刚刚开口自言自语,却觉得自己的舌头不听使唤,垂了出来,只觉全身汗毛直炸,“我舌头怎么变得这么长!?”而且在舌头伸出的同时,他用舌头闻到了焦糊味。

“啊!涩肉烤糟惹(蛇肉烤焦了)!”他的舌头阻碍了正常的说话,用木棒抄起烤焦的蛇肉,才发现自己的鼻子闻不到焦糊味,但是舌头却“闻”到了?

“到底发僧了什么!?我的森体,怎么变曾啧样了!?”然而腹中的饥饿没法让他保持理性,他将烧焦的蛇肉从木棍上取下来,放入口中,正要咀嚼之时,牙齿却纷纷脱落,而被送入口中的蛇肉,却没吐出来,他下意识的向下吞咽,明明是被烧焦的蛇躯,自己却轻松吞下,嚼也没嚼却完全没有被噎住的感觉,进食结束,看着刚刚从自己口中脱落出来的牙齿,墨明哭了出来,用手指抚摸自己的口腔,原来牙龈的位置没有一颗牙齿,但是却有些尖细而又硬的东西在生长着,“则都算似森么似啊。。。。。”

不久,篝火渐渐熄灭,明明没有看着篝火,却清楚的感知到了篝火变成余烬的过程,正在他躺在地上想要翻个身时,敏感的阴茎再次被激活,剧烈的勃起了起来,墨明秉持着破罐子破摔的原则,将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看向自己挺立的鸡儿,用手稍微碰了一下,顿时如同决堤洪水一般,一股精液喷薄而出,双腿不由自主的并拢在了一起,这股快感终于击破了饱受恐惧与饥寒折磨的墨明的心理防线,他右手握住自己的阴茎,左手在自己的龟头上不断搓动,一阵接一阵的快感从胯下传来,他已经注意不到自己的双腿合拢渐渐开始融合起来,他注意不到自己的身体变得越来越纤细,胸部渐渐隆起,他注意不到自己的头发迅速生长,双手变得修长,长出锋利坚硬的指甲,在外人看来,这只是一个变态在肆意的玩弄自己的阴茎,然而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这个人仿佛被装进人形的套子里,外面一层皮肤好像已经剥离一般。

随着精子不断地射出,双腿已经完全融合,脚已经退化变成了蛇尾,青色的鳞片渐渐生长出来,从尾部到原先双腿的位置,到小腹部停止,而阴茎也越来越缩小,最后退化成了阴蒂,阴蒂下出现了一个豁口,是她新生的蛇穴,她仍以为自己在玩弄阴茎,摸索着自己刚刚产生的小豆豆,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插入了自己的小穴,突如其来的新鲜刺激感叫他整个人都几乎要跳起来,仿佛尿液喷射一样,淫水从小穴里大量喷射。

“要去了!要去了!我的声音,好奇怪,啊啊啊啊~”姑娘银铃般的浪叫声响彻森林。

强大的刺激使得墨明昏厥了过去,而变化并没有停止,她的眼睛变成了黑色的竖瞳,棕黄色的眼仁,口中毒牙直立,产生了储存麻痹毒素的毒囊,舌头尖细分叉,可以分辨出空气中的气味。

次日清晨,墨明于晕厥中清醒,只觉呼吸不畅,感觉自己被装进了袋子了。

“诶,怎么回事?我还活着?我的声音是怎么回事?”墨明尝试挥动双手,结果双手也被莫名其妙的东西束缚者,她下意识的扭动身躯,感觉自己的下体比印象中长出一大截,仿佛双腿变成一只腿一样,随着身躯的扭动,身上的“袋子”破裂,她想要站起来,却发现与其说是下体支撑起自己的上身,不如说是下身翘起了上身,“啊!!!”一声尖叫,“我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这是?胸部?小穴?蛇?”一时之间她甚至不知道该对那件事感到震惊,她想要走动,下体也下意识开始摇曳前进,她闭上眼睛想逃离这一切,却发现即使是自己闭上眼睛也能感知到身边的一切。

“这到底。。。是现实吗?”她用自己白嫩的双手,轻轻触碰了一下自己的乳头,“啊”,突然的刺激叫她身子一歪倒在地上,下体的小穴也有些抽动,“这到底是。。。”她惴惴不安的将另一只手伸向小穴,“呃”,“和胸部完全不一样,这是。。。女人的身躯?”手指渐渐深入,“额嗯嗯啊,感觉。。好奇怪。。。好舒服。。。”蛇尾不断的摇摆,上身也颤抖起来,手指越来越深入,小穴里的快感也越来越敏感,待她反应过来,自己的整只手掌已经被自己的小穴吞噬,快感不断的冲撞着墨明的大脑,“不够,还不够,完全不够”,另一只手也进入了小穴,一对修长的双手不断揉搓着,摸索着小穴里的褶皱,摸索到哪里,哪里就传来一阵快感,揉搓到哪里,哪里就传来刺激,“去了!去了!去了!!!”一股暖暖的爱液从小穴中喷溅出来,墨明躺在地上,蛇躯不断的扭动,上身不断抽搐。

“变成这样,似乎也不坏呢。”墨明心中暗想。

与此同时,一阵呼唤声传来:“墨明!你在吗!!听得到吗!!!”

墨明闭上眼睛,察觉到远处的热源,是阿冉。心中一股无名火涌了上来,她俯下身子,慢慢游走向阿冉的位置,动作之熟练,仿佛天生如此一般。

与此同时,阿冉焦急的呼唤着墨明的名字,只听得背后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还没来得及回头,突然感觉自己猛地头重脚轻,一只脚被什么东西缠住反向提了起来,回头一看,是一个人身蛇尾的怪物,用自己的尾巴缠住了自己的脚,虽然是怪物,却长得十分标致,如同西方传说中的蛇发女妖一般标致,一对雪白的乳房挺立着,光滑的小腹连接着青色的蛇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就被提到了这怪物面前,脸被埋在了双乳之间,软绵绵的触感仿佛置身云间。

“阿冉啊,真勇敢呢。一个人在这样的森林里乱逛,很危险的哦!”墨明开口道。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哎呀呀,真是伤心,明明是来找我的,结果见了我的面连我是谁都认不出了。”

“你是墨明?这不可能!墨明怎么会是这样的怪物!?”

“哈,这还得多谢你呢,要不是你刚进入森林就带着几乎所有物资和我分道扬镳,我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为了感谢你,就让我把这样的快乐分享给你吧”说罢不等阿冉来得及反抗,墨明就操作自己的尾巴将阿冉脖膀伸向了自己,已经异化的颌骨结构叫墨明的口腔足容得下阿冉的脑袋,然而墨明并没有那样的意思,而是竖起了口中的獠牙,“噗呲”一声咬入了阿冉的脖腔,大量的毒液注入了阿冉的颈动脉,随着血液循环,马上遍布了阿冉的身体各处,阿冉顿时感到全身仿佛氢气球置身云端一般,而自己的阴茎仿佛拴着自己的绳子,全身上下的感觉都集中在了阴茎部分,顿时之间下体高高耸起,墨明手尾并用,剥净了阿冉身着的衣物,阿冉的意识仍然还在神游。之后墨明用尾巴卷着阿冉,缓缓将其对准自己的下阴,首先是双脚,在阿冉的脚趾碰到墨明柔嫩的阴唇时,“嗯~”的叫了出来随着双脚被放入,墨明的阴道如同拥有自己的意识一般嗫嚅着将阿冉蠕入更深处,当阿冉的阴茎被完全吞入后,挺立的阴茎终于释放了出来,墨明只感觉一股温暖的热流从阿冉的阴茎射出,“真是谢谢啊,好友。”

随着这一股精液的射出,阿冉朦胧的大脑终于稍微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半个身子都被眼前的怪物,曾经的好友吞噬了,“你到底想做什么!?你到底要怎样!?快放我出来!!!”边说边双手用力尝试拔出双腿。

“哈哈,回过神来了吗?我曾经的好友,我未来的女儿”墨明看向已经被自己吞下半个身子的阿冉,“挣扎吧,挣扎吧,啊,你的双腿在阴道里的感觉,太棒了,努力挣扎吧,记住现在的踢踏,这是你最后一次使用双腿了。”

阿冉在墨明下体不断的扑腾,墨明体味着阿冉不断的挣扎,下体充满了满足感,而阿冉则被越吞越深,最后直到整个面部都没入了阴唇,只剩下一个头顶,墨明用手用力将他的脑袋塞入了自己的阴唇,至此阿冉已经完全被吞没,而墨明也全凭着本能,操作者腹中的阿冉,随着肚子里扑腾的动静越来越小,墨明摩挲着自己圆鼓鼓的肚子,慈爱的说到:“睡吧,孩子。。。”

阿冉刚刚被吞入肚子,只觉得自己仿佛被肉壁给封住了,氧气渐渐耗光,阿冉只觉得身体越来越软,但是却刚好不会因为缺氧而死的程度,仿佛自己的身体都被融化,慢慢的变成了一摊会思考的液体,身边被附上了一层柔软的壳,一股难以言喻的安心感叫他昏昏沉沉的休眠了。。。

一个月后,墨明通过怪力与勤劳的双手,拆解树木打造出了一处属于自己的窝棚,将卵安心的产在了里面,一步不离的守护在身边。

又过了一周,卵里面传来了动静,一条鲜活的生命正急切地想要破壳而出,不一会,一只可爱的新生的小拉米亚钻了出来,看到了一直守护在身边的母亲,第一句话便是“妈妈!”

25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5 thoughts on “魔物化之森——曾为兄弟的拉米亚母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