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ACDaqian ♥

长夜 第二章

目录

长夜 第二章 – 蔷薇后花园

第二章 玲珑

“……什么?”

“桃花谷的机关术冠绝天下,但是需要以桃花谷特有的“神女真气”驱动,方得以运用自如。而桃花谷的功法产生的都是至阴的真气,因此更适用于女子。历代谷主从未记载过这种功法用在阳气正旺的年轻男子身上的效果,可据我推测,大概便会强行化阳为阴,抑或因阴阳难以调和而引起危险。即便是前者,也必定会承受巨大的痛苦……”

后面的话林龙完全没有听进去。他拼命抓住任何可能的希望。再说,还有什么比仇恨更痛苦呢?

“唐谷主,请务必让我试一试。”他打算了唐钰,神色坚定。

“……嗯。你知道风险便好,桃花谷也会尽力而为。再说若你真变成了姑娘,就能直接加入桃花谷,不必考虑去留之事了,”她半开玩笑的道,“不过从现在到你完全适应假肢为止,都最好在为你专门安排的地方度过,毕竟本门都是女弟子,混住一道多有不便。”

“这个无妨,谷主之恩,小生没齿难忘。”

就这样,林龙在桃花谷北部边缘的无心峰上住下了。无心峰不高,在山腰处有一块平地,仅仅容得下一间阁楼和一圈院墙。房中的陈设也很简单,显然是暂无人居住的地方。据李嫂说,如今桃花谷的女弟子大多住在南部,北部本是为在逃亡中失散的弟子们准备的,只是三十年过去了,还没有一个人到达。

这里当然不是桃花谷,而是桃花谷的先辈曾经居住的地方,是关外茫茫雪山里深藏的聚落。不过关内真正的桃花谷已毁于战火,这个地方称呼为什么也都无所谓了。

李嫂抱着林龙在床上躺下。依唐钰的意思,这段时间她会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唐钰还告诉他,自明天起就会另有人来传与他桃花谷的功法。床很软,但没有之前醒来时的那种香气。林龙闭上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几天前他还是富家公子,现在却是四肢皆断的废人,再过一段时间甚至可能变成一个女人。这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却更加庆幸自己还活着。

只要活着,就能报仇。在桃花谷醒来之后,他便明白了这是自己今后活着的唯一意义。

一夜无话。林龙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第二天,果然有一位女人来到无心峰上,她穿着雪白的衣裙,上面绣着些淡蓝的纹样,看起来不像唐钰那么清高,眉眼很温柔。她是桃花谷的四长老,名叫任映雪。

“桃花谷的‘神女功’,起源已不可考。”她的声音也很温柔,像山间无声地流动着的泉水。“不过相传是由女娲娘娘所创,用以精炼体内之阴气,并促使其不断生发,以此长进内功。”她说着,不断从行囊里掏出各式各样的瓶瓶罐罐,“不过你大概也听出来了,‘神女功’亦有极大的缺陷。女子阴气本就盛于阳,如此长久一来,便会阴阳失调,修行此法者就会陷入刺骨的寒冷与痛苦中。先前的诸位谷主长老都视这种状态为考验,认为靠足够的意志撑过这段痛苦,便可以化为纯阴之体,不死不灭。只可惜从未有人成功,她们也均因此身陨。”任映雪的声音渐渐慢下来,似乎陷入了回忆,“当年桃花谷的血光之灾,也是因为前谷主与几位长老都开始进入考验,方才让凶徒有了可乘之机。”

林龙在听。原来这就是外界所传桃花谷的“长生之法”。

那为什么唐钰却说没有呢?

“唉……”任映雪见他疑惑的神情,伸手轻抚他的额头,把他额角的碎发撩向后面,“谷主受命于危难之际,镇定思痛,深以为桃花谷之灾,却是因谷众不思现世而起。由此,谷主命谷众弟子不得再追求长寿,又令我调制了一副补阳的汤剂,规定到一定修为的谷众必须定期服下,方才稳定了体寒之症。”她像想起来什么似的,忙包裹中又掏出一盒银针,“好啦,刚刚是我说的太多了。快躺到石床上,要开始干活了哦~”

林龙脱光了衣服,趴在石床上,冰冷的空气和更加冰冷的石床冻得他直发抖。任映雪还在做最后的准备,把各种器械摆弄得叮叮当当的响。

“谷主昨晚要我直接教你功法,”她把一个小罐放在石床上,打开盖子,竟溢出一股股比石床还要刺骨的冷意,“可我觉得先调理一下你的身体,再教你功法会好一些。林龙弟弟,我得再提醒你一次,男子练‘神女功’效果难料,但不论结果如何,这可都是一条不归路。”

林龙明白。没人知道他会变成什么。但他不在乎。

“小生有幸为贵谷所救,便除复仇外再无他求。就是死在石台上,小生亦无怨无悔。”

任映雪不再回答,只是叹了口气。

“放心,大概也不会那么严重。只是……”

“什么?”

“没什么。”任映雪笑了笑,打开一个瓷罐,从里面抓出一撮白色的粉末,洒在林龙的脸旁。一股异香流进他的鼻腔,让他的意识逐渐模糊起来。

“睡一觉吧,之后你大概得换一种方式称呼自己了。”

见林龙沉沉睡去,任映雪脱下斗篷,把袖子撩起一截,打开了那盒银针。虽然桃花谷禁止男子进入一步,可她对男子的身体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甚至都引起不了什么非分之想。她挑出几根极细的长针,刺入林龙背部的各处大穴。接着,她从一支精致的青瓷罐里取出一枚丹药,劈作数份,然后拾起其中的一小块。是化骨丹。顾名思义,这本是杀人越货之后毁尸灭迹的手段,却被任映雪突发奇想,在改造了配方并减小了用量之后用于重塑林龙的骨骼与部分肌肉。她又从一支玉盒中挖出一小勺淡粉色的粉末,和那块丹药一起扔进一支玉臼里,用小槌轻轻研磨成粉。这是天香粉,乃是桃花谷闻名于世的香粉,一般都作为上层弟子的口服之物,不仅有助于神女功的精进,而且在长期服用之后会产生体香,具体的香味却会因人的体质性格而不同。如唐钰的香味便是清冷的雪莲,而任映雪的则是甜蜜又泛着些许奶香的文心兰。不过这次,任映雪要直接将天香粉混着一些极阴的药材,引入林龙体内。一来天香粉本为阴性,也可以更快的根植香气,二来也可以稀释药力过猛的化骨丹。她将粉末倒进一个小碟中,又兑上了一勺雪融化成的水,细细搅匀。做完这一切,她又看向石台上白净而相当匀称的身躯,深吸一口气。

“林龙弟弟…不,玲珑妹妹。剩下就要看你的造化喽……”

她说着,将那糊状的膏敷在各入针处的周围,然后双掌悬于针上,催动真气,将那药糊顺着银针,引向体内。

男子体内阳盛阴衰。她要趁他刚受了重伤,体内阳气虚浮,各段大脉又尚未完全破裂之时扭转他体内的阴阳格局,再修补他的经脉。不然即使接上了四肢,他也终究是一个不能习武的江湖废人。

下针处开始冒出白烟,可针露在外面的部分分明结出了凉露。任映雪双掌发力,尽力将进入体内的药力分为两部分,引导着有软化骨骼的效力的一部分穿过经脉,附在面部的骨骼,肩胛的骨骼与腰间的盆骨上,另外一部分阴气则顺着筋脉而行,将本就不多的阳气逼出体外,剩下的些许则被压向丹田。林龙似乎感受到了体内的剧变,身躯开始无意识的抽动。

“李嫂,李嫂!”任映雪忙转头向门外喊,“快来帮忙压一下!”说罢,她便又专心于牵引那两股药力。现在化骨丹已完全附于肩胛各骨上,任映雪便暂时将其放在一边,全力专注于驱动阴气。林龙体内的阳气几乎完全被逼入丹田中,而药力带来的阴气也早已行至丹田附近。此时他的经脉中几乎没有真气,正在缓缓变得干瘪。任映雪要在他的经脉完全收缩之前在丹田中完成阴阳的调和,再牵引着他的真气在“神女功”的经脉里运行一周天。这样大概率会让他的其他经脉毁坏,不能再修习其他功法,但至少可以让他修习武功。她深吸一口气,咬紧牙关,将自己的大半真气尽数注入他的体内,压着那些阴气冲进丹田。


一声无声的巨响,阴阳撞在了一起。林龙的身体猛的抽了一下,肤色也忽然变得灰白如死人。

“啧!李嫂,快把我右边这个盒子打开,塞两颗还魂丹进他嘴里!”任映雪咬着牙到,粉颊上冒出的香汗留到了雪颈。阴阳两股真气正在激烈的碰撞,爆发出一阵阵能量波动。她十分怀疑林龙脆弱的丹田能不能撑住,但事已至此,她指节发白,催动起体内全部真气,灌入林龙体内,将丹田内的两种真气尽数包裹,并强令它们开始运转融合。

不知过了多久,阴阳的碰撞逐渐减弱,开始自行以运转起来。林龙的肤色也逐渐有了些血色,这让任映雪暗自松了一口气。她居然成功了。

不过现在不是庆幸的时候,她勾起一丝林龙丹田里刚刚稳定下来的真气,引导着它穿过一条条筋脉,依桃花谷的功法运行了一个周天。其他的脉络则继续干瘪下去,林龙以后若想转练他法恐怕是极难的,但他跳过了自己修习功法的过程,‘神女功’已在他的体内运行起来。任映雪仔细探查,那丹田中除了先前纯净的阴阳真气外,已有了一丝熟悉的味道——是刚刚产出的桃花谷特有的真气,说明‘神女功’已正常运作起来。再过一段时间,原先纯净的阴气也会被同化为神女真气,使得阴气更盛而阳气更为弱小。

任映雪又忽然发现此时的阳气分明比刚刚多了些许,细探之下,却是从小腹之下而来——原来男人的阳具亦会产生阳气,见此时体内阴气极盛,便上到丹田中,试图中和刚刚调整完毕的阴气。看来在神女功完全成型之前,林龙还需要持续靠外界补阴。任映雪想着,顶住疲惫,从那个冰冷的罐子里抓出几条阴蛊,放进刚刚下针的地方。这种蛊虫可以产生至阴的真气,过一段时间便会自行凋亡,排出体外,正是现在帮助林龙筑基的得力之物。

任映雪又探查起他的骨骼来。林龙的骨骼此时缩减了不少,大抵是化骨丹的药效还是太强了。她于是决定由其自行生长,毕竟阴阳体质已改,他想必也得昏迷一段时间,便在这时由其骨骼重新生长,想必也会比自己用真气捏的自然一些。

任映雪终于放下心来,她的手颤抖着拔出一根根银针。李嫂见状赶忙来扶。

“四长老!”

“给他吃一粒生骨丹。我回去再开一张方子,每天煎了给他灌下。再向我汇报他的情况,每天都要……”她的语气越来越虚弱,终于倒在李嫂的臂弯里,不省人事。

而林龙化作玲珑,却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没想到随便写个开头都能上榜…承蒙各位厚爱,这次带来了第二章,依旧算是无h(版务别打我)快有了快有了,前期总得有点铺垫不是么(雾)

<< 长夜 第一章
12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11 thoughts on “长夜 第二章”

  1. 看得我都想开个东方武侠的坑了。
    主角团都想好了,就是一个江湖被隐世宗门橡木宗搅得一团浆糊的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