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znpos901 ♥

我家女友不定形 第八章

我家女友不定形 第八章 – 蔷薇后花园

第八章 意料之外的麻烦?还是契机?

这章主要是剧情过渡,没什么皮物和h要素

每天早上被修依的早安吻从睡梦中唤醒,在同一张餐桌上吃着精心准备的热腾腾的早餐,有时也会玩互相喂食play的游戏,咬着粉嫩的乳头从她丰满的酥胸中啜饮温热的咖啡、牛奶,然后收拾妥当,走出家门,和“苏颖”手牵手一起回到学校上课。

然后在学校里度过属于热恋情侣的充满狗粮的一天,一起上课、一起在图书馆学习,一起在食堂吃午餐,不时也会互相喂食,虽然在公众场合的时候会比在家里的时候要收敛得多,当然,一些大尺度的行为显然是做不了的,但对演技愈发完美的修依来说,一个简单的撩头发或是舔嘴唇的小动作就能轻易勾动他的心弦。

下午或是晚上下课之后,顺路去附近的农贸市场买晚餐的食材,回到家里,在同居的这几个月里将厨艺培养得炉火纯青的修依会在厨房里灵活地运用自己的触手,变着花样地为他奉上一顿色香味俱全的晚餐,家里多了一副碗筷也并没有给他的经济条件造成太多的负担,来自父亲的支持给了他充足的底气。

老爹对他的恋爱活动表现出无条件支持的态度,当他把“苏颖”的照片发过去之后,更是表示暑假一定要带回家见家长,谈一谈什么时候打算结婚。

晚餐之后,便是属于两人的自由独处时间,而这时候,李林通常都会选择穿上皮物,享受作为女体的感觉——他已经彻底离不开穿着皮物的美妙快感了。

不过也并不是每天晚上都会在床上翻云覆雨地欢爱就是了,尽管修依表示非常欢迎,但李林的精力是有限的,而且修依在床上的时候简直就像魅魔一样,每次都能将他彻底榨干——无论身体是男是女,修依总有办法让他彻底屈服求饶。

此外,天天做爱听上去也的确太过淫乱了一点,再怎么说也要保持一个合适的频率,否则很快就会失去激情的。

大多数时候,他只是单纯地穿着皮物,享受那种被全身包裹的安全感和紧缚的舒适感,偶尔和修依互相进行一些不过分的挑逗行为,譬如揉胸什么的,亦或是把奶茶饮料夹在乳沟里,一边喝一边打游戏——他看番的时候老早就想亲自这么干一次了。

洗澡,刷牙洗脸,然后穿着“苏颖”的皮物睡觉,直到第二天早上起床再脱下来。

只有周末的时候,李林才会长时间地穿着皮物,以女体的姿态体验属于女孩子的日常生活,度过奇妙而美好的两天。

如此往复,乐此不疲,没有波澜壮阔的事件,也没有源源不绝的麻烦,但总能在生活中找到新鲜的趣味,这就是他这段时间以来的日常。

李林的生活中走进了一个可爱的不定形女朋友,虽然修依的存在并没有让他成为都市小说的主角,走上人生巅峰,但她却彻底改变了他的日常,无论是皮物还是拟态,都是只有她能够带给他的乐趣,也只有他才能享受这样的乐趣。

当然,这是只有他和修依才知道的秘密,对其他人来说,他们看到的只是李林和金融系的系花,以高冷的著称的苏颖开始公开交往了,而且恋情升温速度快得惊人,几乎每天都腻在一起,毫无自觉地大开杀狗光环,疯狂地撒狗粮,凡是没女朋友的都恰了个饱。

除了待人冷淡的基本性格没有改变以外,苏颖在他们眼中的形象几乎完全变了个样,许多人都饶有兴趣地讨论、猜测着其中原因,但随着“英雄救美,冰山化冻”的故事慢慢流传来开来后,那些曾经的追求者,现在的柠檬人也就释怀了,也死心了。

能不死心吗?人家拿命拼出来的女朋友,这个墙角锄不倒,现实生活里也没有那么多脑子有坑的奇葩富二代,非要盯着一个人不放,苏颖漂亮归漂亮,但却从来不跟男同学有过密的接触,既然没有感情的基础,追求者自然全都是冲着身子和颜值来的,放弃了也就放弃了,谁也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牛头人爱好者另说,但目前他们还没遇见过。

就连曾经的李林也是这样想的,所以被苏颖严词拒绝后也就放弃了念想,一心享受单身的快乐,这本来就是大多数年轻人的正常想法,直到修依的出现。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轻易地接受这一切,比如说苏颖的护花使者亲友团们,尤其是她的几个室友,看着以前对外人冷冰冰,只对自己人敞开心扉的团宠+好姐妹突然毫无征兆地就投入了其他男人的怀抱,亲昵得旁若无人的样子,心里总不是滋味。

虽然修依并没有刻意去冷落她们,依然以苏颖的身份和她们保持正常的交流来往,并没有断了感情,但人的精力和时间是有限的,大部分时间跟在李林身边,不可避免地就和她们少了交流的机会。

“可恶……小颖居然在给他喂饭,我都没享受过这样的待遇呢。”有个女孩咬着嘴唇,羡慕道。

“这么想被人喂的话,回头我拿个勺给你喂呗。”霍心瑜没好气地敲了敲她的脑袋。

“你那是喂食吗?你明明是在填鸭子!”

“爱要不要,吃个饭还这么多讲究。”

“你这种半个男的怎么会懂……”

“闭嘴!专心观察,别忘了我们是来干什么的。”

她们几个苏颖的“前”舍友正躲在食堂的楼梯口处,举着手机充当望远镜,观察着远处李林和苏颖的那张桌子。

“明白明白,可是咱们这样好吗?总觉得像是小说里阻挠男女主的反派一样,结局会不会很惨啊。”有人犹豫不决。

“少逛点晋江吧,咱们又没想干坏事,只是想替小颖把把关而已,看那个姓李的值不值得我们家小颖托付终身,不然什么都不干我总觉得不踏实。”

霍心瑜皱着眉头。

她不是不相信苏颖和李林的那套说辞,英雄救美是许多年轻人共同的梦想,就连她曾经也没少幻想过,李林既然救了她一命,感激甚至成为朋友都是再正常不过,但就这么以身相许的话,她还是觉得苏颖太草率了,谁说英雄就不能是渣男?海王也是超级英雄呢——虽然他只是风评被害。

男女感情这种事情还是得看适不适合。

而且他们之间的进展也太快了,就好像之间跳过了最开始的阶段一样,之前还一点没有找男朋友的意思,周五晚上被英雄救美,直接就住进了他的家里,整整一个周末没回宿舍,回来后就跟她们坚决表示要和李林住在一起,连商量都没跟她们商量,这两天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她担心“未经人事”的苏颖已经傻乎乎地把第一次交出去了,女孩子对自己第一次产生好感,第一次欢爱的对象都有一种特别的感情,不然很难解释这种过于突兀的感情变化。

要是真交出去了,那她也只能认了,毕竟是苏颖的选择,她不过是朋友而已,不能代替她做决定,但总要看看李林究竟值不值得她这么付出,要知道恋爱中的女人是没有智商的,谁知道苏颖是不是被人哄骗得团团转,所以才需要她们这些局外人来审查一下,如果李林真的是个渣男,就算苏颖不认她们这些朋友,她也要拆了这一对。

苏颖的生活里已经有一个渣男父亲了,绝对不能再多一个。

“看到了吗?小颖准备先走了,我找我男朋友调查过李林的课表,小颖这节有课,他正好没有,而且那节课是跟女性生理有关的选修课,他肯定不好意思跟之前一样跟过去蹭课……我天!他还真敢去!?”

有人看到李林也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

她的男朋友就是二班的班长,也是李林的好兄弟之一,查个课表这种连隐私都不算的事情只是小意思。

“还好还好,小颖把他摁回去了,现在他一个人独处,天时地利人和,这是我们最好的机会。”

“呃……可是咱们好像都跟着小颖一起选了那门课,她要去上课,我们也要啊,那老女人贼喜欢随机点名的。”

“笨蛋,一节课而已,有小颖的人生大事重要吗?”

“可是她说旷课被点到,平时分直接扣光,老变态了。”

“……妈的。”霍心瑜一拍脑袋,骂了句粗口。

“算了,你们先去上课,叫到我就帮我点个到,我留在这里,亲自去会会他。”

“你行吗?”

有人迟疑。

“不是不相信你啦,主要是你脾气暴躁,而且之前跟他有过冲突,你们真的不会打起来吗?”

霍心瑜深吸一口气。

“只要他不是渣男,我就不打他。”

“那……好吧,注意一下,别太急躁了。”

其他人一步三回头地挨个离开,只留下霍心瑜一个人继续观察,看着苏颖从食堂门口离开后,她找上了李林。

“等一下,李林,我有话跟你说。”

听到身后熟悉的大嗓门,还有搭在他肩膀上的那只手,正打算去把自己的餐盘放进回收处的李林只能回过头。

“干嘛?”

他对霍心瑜没什么好印象,之前他追苏颖的时候把他骂得差点没气死他,但修依反而为她说了几句好话,她从苏颖的记忆里看到了这个比不少男生都要高的女孩的另一面,知道她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维护苏颖。

修依并不是那种“不管你是谁,就算是好姐妹得罪了主人也要死”的偏执性格,她也不希望李林平白无故得罪人。

“该说的能说的,苏颖之前应该已经给你们解释过了吧,你不会对我还有什么意见,想拆了我们吧?”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问你一些问题,别误会……咳!”

她清了清嗓子,坐在他的面前,一脸严肃地盯着他。

“行,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我不保证回答。”

李林揉了揉太阳穴。

他大概能猜到霍心瑜找他是为了什么,无非就是为了苏颖的事情,觉得他不可靠。

“你是怎么骗到……啊呸,怎么跟小颖在一起的?”

“我听见了啊,什么叫骗……你对我的怨念是有多深?原因的话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知道归知道,但……你俩之前都没什么交集,才过了一个周末怎么就这么亲热了,我跟她做了两年的舍友也没见过她对别人那么热情的样子。”

“那个的话……”李林叹了口气。

这的确是个破绽,被熟悉苏颖的霍心瑜注意到也很正常,本来按照修依的演技应该是不存在这个问题的,但谁让他自己那天犯蠢,把修依给吓到了,只能用这样的方式让他安心。

说到底这锅还得他自己背。

“大概是因为她被吓到了吧,你应该知道苏颖她家庭条件不好,没什么愿意真正关心她的人,最多也就只有你们这些朋友,真正的她其实很脆弱,而我是当时面对着生命威胁的她唯一一个能够信任和倚靠的人……吊桥效应听过吧?”

“听过,所以她就对你产生了好感?”

霍心瑜皱了皱眉。

“没错……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又不是趁人之危的混蛋,我有跟她解释过这种心理,她也是知道的。”李林摊了摊手。

“再加上她当时的处境,老爹欠了一屁股债死了,以后要半辈子都被黑社会逼着还债的人就变成了她,甚至只还钱都还不够,那个讨债的看她长得漂亮还想要对她用强,差点就拿刀子压上她脖子了,您能想象那种绝望吗?”

他一边说着,看了一眼霍心瑜的身后,那里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但……那也不是你趁人之危……”

“那不叫趁人之危,心瑜,那叫拯救。”

修依……或者说苏颖坐在了她的身旁,声音平静如常。

“他并没有对我挟恩图报,也没有要求我做什么,是我主动提出和他交往的。”

“小颖……你……你不是去上课了吗!?”

霍心瑜涨红了脸,被刻意避开的正主发现自己的小算盘让她十分尴尬,只得支支吾吾道。

“没错,我是打算去上课的,然后就从侧门看到了我的几个好姐妹也在去教室的路上,本想跟她们一起走,结果看到我的时候她们就像做贼被发现一样不知所措,我就知道你们肯定瞒着我在搞事情。”

“那群憨批丫头……咳咳,小颖,你都听到了?我也没想对他做什么,只是想看看这个家伙适不适合做你的男朋友罢了……”霍心瑜自知理亏地小声说道,

“我知道。”

“苏颖”点了点头。

“你们是为了我好,担心我是被他骗了,觉得我不够谨慎,这些我都清楚,也很感谢你们对我的关心,但没必要去逼问我的男朋友,这样我也会很为难。”

“抱歉……”

“心瑜,我会选择和他在一起,并不只是因为他救了我,我就对他产生了好感,我也学过一些心理学,就算真的是因为所谓的吊桥效应,我也会观察,会思考,到最后我才做出了决定。”

“我以前并没有找男朋友的想法,你应该清楚为什么,所以我才拒绝了所有的告白,也没有去深入了解任何一个男人的打算,但那次的事情就是一个契机,让我看到了他的另一面。”

“他不是那种玩玩而已的家伙,也不是你讨厌的那些渣男,而且……他很单纯,只是个傻乎乎的男孩,因为那个男人的缘故,我对很多人都以恶意的目光去看待,包括他,但那时候我才发现,其实并不是所有男人都像那个混蛋一样恶劣,也有人值得我去依靠,所以我才会选择和他在一起。”

她飞快地瞥了一眼坐在对面的李林,脸上泛起红晕,声音也小了许多,似乎是觉得在他面前这样直白地表达自己的感情还是很难为情。

“总之……我相信我的选择,他值得我托付下半生,你们也别对他抱有这么大的恶意好吗?他跟其他人是不一样的。”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霍心瑜嘟囔着。“但我可不会这么简单就相信他,我会看着的,要是他胆敢抛弃你,我就把他扔进湖里喂鱼。”

“你总是这样动不动就威胁……算了,那种事情之后再说吧……李林,我们先走了,再不去上课的话就真的要迟到了。”

“苏颖”朝他点点头,拽着霍心瑜的胳膊离开了食堂,临走前留给他一个羞涩的笑容。

——————————

下午的课程结束之后,不急着赶回家的两人手牵着手,慢慢走在夕阳照射的路上,看着马路边车来车往。

“对了,今天的事我又跟心瑜还有其他的朋友说了一下,他们应该不会再来找你了。”

“苏颖”忽然说道,声音平淡,就好像在说一件平常的琐事一样。

和修依的原本性格不同,在拟态成苏颖的状态下,她其实并不喜欢过多的言语,如非必要是不会长篇大论的,今天算是特殊的例外。

“……其实来找我也没关系,我还是挺喜欢那种……你在她们面前努力维护我的样子的,有种被信任的安心感。”李林笑着说道。

“不要……那样我会很尴尬…尤其是在你的面前说那种话。”她偏过头,耳垂有些红。

“苏颖”和修依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修依几乎不会脸红,她的尺度远比李林放得更开,就算要羞涩也是李林最先羞涩,而苏颖只是简单的调戏就能让她从冷冰冰的霜美人变成脸红红的蒸汽姬,被逼到无可奈何的时候,还会佯怒地挥起粉拳锤他一下,然后假装不理他,一声不吭地生闷气。

他一开始以为只是演技,但和修依交流过后才知道,演技只是一部分,在完全投入到拟态的时候,她的确会因此而感到羞涩,就像被催眠的状态一样,也就是说,她的反应其实有一部分是真的。

他喜欢这种真实的感觉,修依那种温温软软的性格他再熟悉不过了,最近多了点调皮也没有跳出原本的框架,虽然远远称不上玩腻的程度,但苏颖略显别扭的冷淡性格却能给他更多的新鲜感和反差的乐趣。

“对了,苏颖,你能不能对我说一句话。”

“什么话?念台词可以,太过分的不行。”

“就说,你喜欢我。”

李林两眼冒着光,他突然很想听“苏颖”用最直接的方式说喜欢他,那种感觉和修依是不一样的。

“哦,你喜欢我。”

“苏颖”偏过了头,耍了个小花招。

“不是这个,你懂我意思的。”

“不要……太恶趣味了,这里大街上人这么多,被听到会害羞死的……我现在是苏颖,这种话真的说不出口。”她扯着他的手,小声说道。

“作为修依的时候当然没问题,但如果要求是苏颖的性格,我不确定能不能拟态到位。”

她倒没有人格分裂或是性格模式切换这种东西,就算拟态性格的时候有一部分真实因素,那也是完全受她控制的,但要保持角色形象的同时说出苏颖几乎不可能说出口的话,难度实在有点高。

“求你了,就说一句,就试一次嘛。”

李林不依不饶地继续骚扰她。

“……好吧,那就一次,我尽量试试吧。”

“苏颖”深吸一口气,酝酿着那种感情。

既然李林都这么说了,她又怎么可能拒绝,只要是李林的请求,无论多么困难她都会尽力去完成,说一句喜欢只是小意思而已。

“我……喜欢你。”

她的声音细若蚊呐,只有自己能听见。

但李林凑近了耳朵,还是听不太清。

“能不能再大点声,我听不见,没有那种氛围啊。”

“我!喜欢你!李林!”

“哼!这样够了吧!?”

她面色泛红,气鼓鼓地盯着他傻笑的脸看。

“感情还是不太够,下次再多练习一下吧,这次就勉强算你合格了。”

然后他就收到了来自修依的白眼。

她干脆就不维持苏颖性格的拟态了,而是变回本性,朝他吐了吐可爱的小舌。

“明明是你越来越恶趣味了。”

“调戏自己的女朋友,怎么能叫恶趣味?那叫情趣。”

“好好好,情趣就情趣,你开心就好。”

她继续牵着他的手,露出温暖宠溺的笑意,迎着夕阳的红光照在脸上,精致的面容散发出令人惊艳的魅力,引得路人频频侧目,投来火热的目光,但看到她揽着李林胳膊的亲昵姿态时,无声的心碎伴随着叹息不绝于耳。

“好白菜都给猪拱了。”

“我怎么就找不到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呢?”

“你看!你还看!你再看!?”

某人被旁边的女孩拧着耳朵拽走了。

但这一切都跟李林和修依没有半毛钱关系,他们也从没在意过路人的眼神——无非就是羡慕嫉妒恨,有修依这样的女朋友在身边,这样的目光是常有的事。

行至十字路口,等待绿灯亮起的间隙,眼尖的修依注意到了十字路口的一侧高速驶来的一辆深红色轿车,在红灯前减速变道到最右车道,即将转弯。

临时变道本就已经十分危险,可能与其它车相撞,但问题并不在于此,而是在于从另一个方向驶来的一辆满载货物的重型卡车。

本该减速慢行等待时机的深红色轿车并没有减速,又正好处在卡车的视觉死角区域内。

伴随着“嘭!”的一声巨响,从转弯车道冲出来的深红色轿车被携带者巨大动能的重型卡车拦腰撞击,车身几乎完全变形,且撞击点就在驾驶座旁,在车道上滑了几十米远才停下来。

在人类社会上网冲浪了好几个月,看过不少车祸视频的修依几乎可以断定,那辆深红色轿车的驾驶员几乎不存在活下来的可能,就算是活下来也多半全身伤残。

但那是人类的判断,而不是属于一只不定形拟态血肉生命的判断。

“李林,我们快过去看看,说不定我还能捞回一条命来。”

修依皱着眉头,拽着他快步跑向车祸现场。

李林也明白她的意思,一声不吭地跟着她跑,见过苏颖死亡现场的他很清楚,在不考虑副作用的情况下,修依几乎可以用自己的细胞治好绝大多数的人类伤残。

除了脑部这种承载思维意识的部位没法轻易动手以外,哪怕是致命伤对她来说也不比治好腰椎间盘突出困难多少,如果当初不是因为苏颖已经接近脑死亡的话,捞回一条命还真不是问题。

赶到现场后,虽然远远地开始有不少人聚集围观,但谁也不知道那辆被撞得完全变形的汽车会不会突然着火爆炸,因此都躲得远远的,没人敢上前。

在这样惨烈的车祸现场中,没有人会认为驾驶员还能活下来,为了一个死人送命实在不值得。

这样的想法对修依来说反而是好事,方便她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动手脚”,和李林相视一眼后,明白修依意思的李林点了点头,装作被挣开手的样子留在人群附近,而修依没有一丝迟疑地在人群的惊呼中跑向车祸的现场,拥非人的强大力量轻易地打开了变形的车门,从驾驶座拖出来一个人。

一个浑身是血的成年女性,年龄粗略估计大约在25-30左右,面容被血液糊得几乎看不清。

就在她抱着伤员跑到围成一个圈的人群内侧边缘的时候,身后的汽车残骸忽然毫无征兆地爆出一大团火焰,彻底烧成了渣。

只差十几秒钟时间,“苏颖”同样也会葬身火海——当然,只是理论上而已。

虽然听上去相当危险,但李林的心里却毫无担忧,反而相当轻松,因为他很清楚,修依的安全根本不需要他的担心,就连战术核弹都没能将她彻底消灭,区区汽车爆炸还真伤不了她几根毫毛。

唯一的问题是,如果在她救人的时候汽车发生了爆炸,那么她还得假装受伤在医院里躺上一段时间,免得遭人怀疑,不过这样的代价显然是值得的。

当然,李林也没有闲着,直接掏出手机喊了救护车,驱赶人群让所有人远离现场和伤员,然后凑到修依身边,假装做出急救的模样,实际上则是小声在询问修依。

“怎么样?”

“全身多处骨折,脊柱断裂,颈部动脉被玻璃划破了,大量出血。”

这些伤情同时出现在同一个人类身上,无疑是百分之百的致命伤,即使救护车就在现场也很难救得回来,但对修依来说,能用细胞填补的伤势都不是问题。

只不过,从今往后这个人的身体的一部分就会永久性地处在修依的控制下,但修依也没有利用这种特性做些什么的打算,只要她不主动控制,那些细胞和普通的细胞并没有什么区别。

“我已经简单地填补过了,只留下一些不致命的伤势痕迹,这样不会遭到怀疑,不然被这样撞一下什么事都没有的话就太可疑了。”

就在两人交流的时候,躺在地上浑身血污女人似乎张了张口——她并未完全昏迷,只是意识不太清醒。

数分钟后,救护车赶到了现场。

而修依和李林并没有跟着去医院,只是在叽叽喳喳的人群注视下快步离开现场,回到了家里,免得待会警察来了走不了。

他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他们能做的事已经做完了,剩下的再掺合只会给自己徒增麻烦,反正他也没有挟恩图报或是拿锦旗的意思,但现实似乎事与愿违。

几天后,一个来自医院的电话打到了李林的手机里。

“您好,还记得前几天的那场车祸吗?我就是那个被你们救了一命的车主,我希望能够当面感谢你们,还有……一些事情想要当面询问可以吗?”

电话里的女性声音很好听,但显得非常虚弱,虽然修依填补了她的致命伤,但动脉破裂导致的大出血是货真价实的,再加上其它伤势的影响,她同样至少需要在病床上躺半个月以上。

“不用了,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查到这个电话的,但我们并没有出名的打算,你能好好的活着就够了,再见。”


李林正打算挂断电话,但对面的女人急忙阻止了他,因为情绪太过激动,甚至还伴随着几声咳嗽。

“先生……请你先不要急着挂掉,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咳…那天在车祸现场的时候,我并没有完全昏迷,我好像……看到了一些特别的东西,关于那个……能和您当面谈谈吗?求您了,我真的……真的没有恶意…咳咳!”

因为处在医院这种公众场合,她并没有详细说明,但李林却无法忽略她的暗示,因为修依的确有些“特别”的东西,他无法保证那个被修依救了一命的女人是否真的看到了她的触手或是什么。

虽然拟态成人类的修依以地球科技水平即使是细胞检查也很难发现破绽,再加上当时车祸那种条件下,当事人还大出血几近昏迷,即使真的看到了什么,说出来也不会有人当真,只会当作是她半昏迷时看到了幻觉。

但李林犹豫再三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他从对方的声音里听出了几分祈求……甚至是哀求的意思,这明显不是威胁该有的语气。

不管怎么样,还是去一趟吧,有修依在他也不怕什么。

“……”

“好吧,我会去的,但别耍什么花样,我们救你可不是为了给自己惹麻烦的,如果让我知道你泄露了什么,我会让你后悔。”

“当然,请您放心……”

<< 我家女友不定形 第七章我家女友不定形 第九章 >>
8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15 thoughts on “我家女友不定形 第八章”

  1. 蟹蟹作者大大,有被甜到,修依太棒了。男主也很不错。相比于纯粹的肉文,这样的小说才是真正的精神美味,希望作者越写越好,请千万不要发刀哦~另外,也祝作者生活幸福,遇见属于自己的修依~

  2. 可以让修依或男主变成碧蓝航线的舰娘…碧蓝航线…欧派好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