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znpos901 ♥

我家女友不定形 第七章

我家女友不定形 第七章 – 蔷薇后花园

第七章 美好的早晨时光

修依是个说到做到,且行动力超强的女孩。

在昨夜的交欢中迸发出的色气而奇妙的灵感在第二天早上就得到了完善和实践,然后用自己超常的智慧轻而易举地预料到并解决了李林所有的关于安全方面的忧虑,直接把他阻止的理由堵在了喉咙里,并成功地说服了摇摆不定的他。

自从同化了苏颖的尸体,拟态成人类之后,修依的性格变得主动了许多,短短几天时间便一点点占据了二人生活中的部分主导权——虽然她本身并没有这样的想法,而且依然很愿意听从他的意见,最根本的想法也从未变化过,但和以前血肉史莱姆时期那个温顺平静的她已经完全不同了。

她变得更活跃,而且更乐于将自己已经超越了地球人类的智慧用在她喜欢的地方,也就是想方设法给他们的恋爱生活增添更多有意思的情趣玩法,而不是更常见的用在谋取自由和利益上。

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的爱情生活里都不会缺少激情,修依能做到的事情远比一般的人类女孩要多得多,而且思路也足够宽广。

她真的是棒极了。

能拥有她作为自己的女朋友,绝对是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幸运,没有之一。

几乎每天他都会重复一次或是更多次这样的感慨,而今天的次数更是再创新高,因为修依一大早就给了他一个美妙的惊喜。

脱下身上这层经历了昨夜梦幻而又疯狂的欢愉的皮物,李林依依不舍地将它放进了衣柜,让它像一件特别的衣服那样挂着衣架悬在衣柜里,干瘪空洞却有种异样美感的漂亮脸庞垂在胸口。

穿着皮物是一种非常舒服的享受,覆盖全身的紧致包裹感能带给他一种舒适的安心感,尤其是昨天晚上被修依用触手肆意玩弄了全身上下一番后,直到现在依然能回忆起那种充斥大脑的欢欣快感,这种心理上的依赖变得更加强烈,也让脱下皮物后那种空虚寂寞的感觉更难熬了,过了好一会才适应没有穿着皮物的状态。

这自然是昨天晚上修依的触手奸玩法留下的后遗症,虽然修依已经道歉过了,而且自己也原谅了她,但恋人之间心情不愉快的时候打打闹闹哪里需要那么多理由呢?

于是李林又揪着修依手感极好的白嫩脸蛋疯狂地揉捏着,把那张曾经属于苏颖的清冷俏脸捏成了各种可爱又滑稽的形状,修依也知道他是在发泄昨晚被干到失去意识的怨念,顺便转移注意力,尽量不去在意脱下皮物后的空虚感,便配合着在他的蹂躏下出各种生无可恋的姿态,让他揉起来更有反馈感。

闹了几分钟,李林才满足地呼出一口热气,穿上自己的衣服,留下躺在床上翻着白眼一副被玩坏样子的修依——她身上甚至还有几滴白浊的液体,散发着淡淡的奶香,那是从她足有E罩杯的巨乳里挤出来的。

“好了,别演了,快起来吧。”

他没好气地捏了捏修依小巧的琼鼻,看着她一动不动的样子,又忍不住笑了起来,不愉快的气息顿时消散一空。

女朋友这么可爱,当然只能是原谅她了。

“主人你玩够了吗?那我去厨房煎鸡蛋和火腿了,待会吃的时候再用胸部喂主人你喝牛奶。”

看到李林没有再玩下去的兴致,修依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来,胸前的两只大白兔晃来晃去,因为被揉捏了好一会而有些发红的脸上挂着熟悉的、充满活力的灿烂笑容,看上去令人心情愉快。

“嗯,我先刷牙洗脸去,你也去把衣服穿上,就算是在家里也别总是裸着,感觉怪怪的,我又不是随时都会发情的动物。”

他看着修依一丝不挂的样子,终于明白了那点违和感从何而来——果然,他还是习惯于看见穿着衣服的女孩子。

“哦,知道了,主人你快点。”

虽说修依并没有人类那种根植于基因本能的天然羞耻心,除了外出时的必要以外,在家穿不穿衣服对她来说区别不大,不过既然李林这么说了,她也乐得顺从,反正只要是主人喜欢的就好。

而且色气可不只是裸体的专属,上网冲浪了这么久的修依早已明白了某些道理——有些衣服穿着甚至比不穿更色,男人都喜欢那种朦胧的美感,裸体看久了也会失去性趣的。

她摆了摆手,白净的脚丫踩在地板瓷砖上小跑着离开了他——或者说他们的房间,隐约还能听见嘴里嘟囔着什么。

“……看样子主人不是很喜欢裸着的啊,待会找找看他喜欢什么样的衣服,是女仆装吗?露多一点还是少一点的。”

“我喜欢不多也不少的。”

“主人你不要折腾我!谁知道不多也不少是多少啊,又不是像菜谱书上的适量少许一样。”

她佯装抱怨的声音从厨房传来,跟着便是蛋液倒入油锅的滋滋声,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下。

他笑了笑,走进厕所拿起牙刷和牙膏。

“那就一件一件穿上试试呗,再不行就上淘宝买,总会有合适的,而且以你现在的容貌也不用愁这个,穿什么都好看。”

源自苏颖本身的清丽容貌加上修依拟态时的细节微调,可以说即使是东北的红色大花袄也无法掩盖这份出众的美貌,当衣架子都是顶级的那种,去当模特都绰绰有余。

嗯……一想到修依的脸来自苏颖,果然心里还是有点怪怪的,倒不是说难以接受或是不适应,毕竟他都已经和拟态成苏颖的修依做爱交欢过了,甚至连自己也穿上了她的皮物,顶着苏颖的脸被修依来了个触手奸套餐,做到这种程度再说无法接受就显得有些虚伪了。

只是稍微还有那么点割裂感,毕竟她的身份成为修依的伪装也不过是短短几天前的事情,而他对苏颖本人的记忆至少是有一年之久的,甚至因为过去追求过的关系印象还十分深刻。

但可以预见的是,随着修依顶着苏颖的脸和身份在他的身边待得越来越久,两人的恋爱生活日渐趋于正常化,“苏颖”这个身份终将彻底成为修依的一部分,与她绑定得越来越深,而苏颖本人的印象则将在时间的冲刷下逐渐淡去,直到成为一段平淡的回忆。

一边思考着,一边刷着牙,很快,当他放下洗脸的毛巾走出厕所的时候,修依已经做好了热腾腾的早餐,外面的面包店买的吐司面包片被煎至一面金黄,夹着火候恰到好处的培根、鸡蛋和火腿片,以及绿色的生菜,整齐地叠放在瓷盘里。

修依坐在桌边朝他招了招手,也照着他说的穿上了衣服,不再是一丝不挂的状态,但似乎只穿着单薄的白色女式睡衣,是从苏颖的宿舍里带回来的,刚从放在房间门口的行李箱里拿出来。

穿着睡衣的美少女有一种慵懒随意的魅力,但里面什么都没有,甚至连内衣都没穿。

注意到他的目光,修依微笑着解开了上面有些紧绷的两粒扣子,露出愈加深邃的诱人乳沟,两团白嫩的大可爱仿佛要从睡衣里蹦出来一样,毕竟装满了牛奶之后,苏颖原本宽松的睡衣也只能勉强裹住更加饱满膨胀的酥胸了。

“我待会会穿正经衣服的啦,这不是为了方便主人你喝牛奶嘛,别管那么多了,快坐下来吃早饭啦,吃完还要去上课呢。”

“行行行,这就吃了你。”

李林揉了揉眉心,按耐着男性早晨的热血冲动,但紧接着修依就把他摁在了椅子上,然后搂着他的脖子坐在他的腿上,扯下裸露的半边睡衣,将带着混杂了体香和奶香的美妙气息的雪白酥胸和粉色的乳头送到了他的嘴边,又感受着腿上柔软丰腴的重量,近在咫尺的精致容颜和姣好身材,他的下体还是不争气地硬了起来,鼓鼓囊囊地顶着修依的下身。

男性的性爱本能呼唤着他将眼前的美丽女孩压在身下狠狠地抽插——她当然不会拒绝他的索求,但记忆中昨夜的疯狂欢愉留下的痕迹却让他明白,那一瞬间的射精快感恐怕也无法让他满足,除非他回房间里穿上苏颖的女体皮物,再战三百回合。

那今天这课也不用上了。

所以他只能忍着,忍耐着修依下身和大腿夹缝中的摩擦,脸色涨红,下体微微颤动,身体不自觉地扭来扭去,无奈地开口:

“修依……你这让我怎么吃?从你坐在我身上开始,我现在根本没法静下心来,更不用说你还在摩擦……”

“明明是主人你在摩擦,我坐着可是很安分的。”

修依捧着自己的胸部,脸色也有些微红——拟态成人类的她同样有着女孩子的生理反应,自然也会因为李林的摩擦而兴奋起来,但无法影响她的理智。

“要不……我先帮主人你解决一下?离上课还有些时间,快一点的话足够了。”

“……昨晚已经做过了,今天早上又来……感觉怪淫乱的,而且你昨天晚上对我做了那种事情,只是射一次的话可能有些……无法满足啊,说到底还是你害的。”

“我的锅我的锅,主人你还记着仇呢。”修依吐了吐舌头,忽然想到了什么。

“不过……也不需要完全满足吧,又不是每一次做爱都一定要做到高潮极限彻底满足,是主人你自己太过在意这件事啦,没那么严重的,现在只是要稍微解决一下你大早上过于旺盛的性欲而已,射完一次之后的贤者时间应该就能冷静下来了。”

“……好像说的也是。”

李林有些迟疑,过于高涨的情绪也冷静了许多,虽然下身还是一样的充血兴奋,渴求着交欢。

“所以……看我的吧。”

修依微微松了口气,露出诱人的微笑,伸手轻轻制止了他试图站起身来脱裤子的行为。

“主人你乖乖坐着,安心吃早餐,性欲处理什么的让我来解决就好,保证会很温柔、很舒服的,而且不会耽误时间。”

她托着胸部下沿的另一只手微微往前一送,不容置疑地塞进了李林的嘴里,后者感受着嘴里温暖而微微颤动的小豆豆和紧贴着嘴唇的柔软酥胸,迟疑地咬住、轻轻吮吸,顿时从中涌出了温热香浓的纯牛奶。

这恐怕是世界上最特别,也是最色气的喂食play了,这让本就极度兴奋的小李林更加昂扬地挺立着身躯,仿佛要穿破裤子的束缚,连李林也快忍不住了。

当然,修依早已做好了准备,她安安稳稳地坐在他的大腿上,用手捧着自己的巨乳,只是身上伸出了两根如舌头般柔软的触手,从裤缝中钻进了他的巨龙所在,剥开包皮轻轻缠绕其上,缓缓摩擦着敏感的头部,温柔地抚弄着。

然后就像昨夜做过的那样,完全包裹住阴茎的触手表面分化出无数细小的触手,分别蠕动摩擦着他的感受器,带给他远超寻常的强烈刺激,甚至有一条细小的触手伸长进入了马眼,蠕动摩擦着极其敏感的内壁,让他忍不住浑身一颤,脸色涨红。

而明面上她只是小脸红润,像魅魔一样享受着李林对含在嘴里的乳头本能地挑逗和吮吸,用自己宽阔温暖的胸怀温柔地包容着他所有的挣扎,看着他的呼吸逐渐变得急促,下身的颤动也越来越强烈。

“唔……也不能只顾着喝牛奶呢,还有我亲手做的三明治,适合就着女朋友的牛奶吃哦。”

她拿起盘子里的三明治,上面的温度刚刚好,没有出锅时那么滚烫,也不嫌弃手上沾染的油渍,一口一口地喂着自家主人,时不时给口干的他送上温热的新鲜牛奶——用自己丰满的胸部,无微不至且略显羞耻的关照让被修依照顾了好几个月的李林都忍不住有些不好意思。

当然,下半身的动作也始终没有停止,直到李林吃掉一个女友手作三明治的时候,兴奋地充血鼓胀的阴茎也在无数细小触手的刺激下达到了极限,射出了白浊的液体和祖传的dna,然后被修依的触手吃得一干二净,一个蛋白质分子都没留下。

她贴近了李林的耳朵,舔了舔嘴唇,轻轻说道:“感谢款待……主人,您的牛奶也很美味呢。”

“怎么样?这句话是不是很有感觉?就像魅魔一样。”

“……是很有感觉,但我真的是一点都没有了,全都被你榨干了。”

射出来之后,从性欲中解脱出来的李林终于长出一口气,虽然身体与记忆中的对比让他仍有些不够满足,但贤者状态的确让他冷静了下来,咬了一口修依亲手送到嘴边的三明治。

“不仅是这句话有感觉,如果不是我刚刚被榨干了,否则你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便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兴奋到疯狂。”

看看他们现在的姿势吧,修依侧着身子坐在他的大腿上,单薄的睡衣半扯开来,露出两只白嫩的丰满乳房,素手轻轻托起令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的酥胸,凑到嘴边邀请他随心所欲地吸吮内部储存的牛奶,另一边的手上还拿着三明治一口接一口地给他喂食,动作轻柔平稳,时不时还用舌头帮他舔掉嘴边的面包渣和油渍。

而在这样色气的上半身场景之下,修依还在用无数细小的触手包裹着他充血鼓胀的阴茎,隐秘地处理着他兴奋高涨的性欲。

如果把这一幕做成里番或是漫画,那么李林可以保证,第二天它就能登上人气排行榜前十。

而作为被修依全心全意服务着的对象,李林的享受程度自然不言而喻——或许天堂的美好也不过如此。

“嗯哼~这句话我就当做夸奖了哦,不过这具身体也只会用来让主人你兴奋到疯狂,没有“任何一个”,我只有主人一个。”

被吸干储存的牛奶后,修依的乳房变回了原来的D罩杯大小,不过如果李林说喜欢更大一点的话,她也完全可以顺他心意做一下微调。

完成了自己预想中的喂食play,修依将最后一口三明治塞进了李林的嘴里,舔了舔沾着油渍和面包屑的手指,通过皮肤将所有可以食用的有机物吞噬成为营养,然后从自家主人兼男朋友的大腿上下来,拿起油乎乎的空碟子准备拿进厨房清理一下再放回原位,却被李林拽住了一只手。

她有些疑惑地转过头,想看看李林还有什么话要对她说。

“主人?”

她看到李林盯着她的眼睛。

“修依,我的确很喜欢喂食play,这是个很棒的想法,可以说简直妙不可言,但下次做饭的时候,最好也做一下你自己的份。”

他捏了捏修依的手,柔软、细腻、温暖,而且很干净,手感很棒。

“但我并不需要……而且这样会多花一份钱,有点浪费,最多尝一尝味道就够了。”

修依轻笑着摊了摊手,她当然能听得出李林的意思,这很好,但她有自己的理由。

“这不是需不需要的问题,更不应该只有冰冷的利益考量,虽然这样会多花点生活费没错,但也还在我们的承受范围内不是吗?”

“以前的你给我的感觉更像是一只非人的生物,所以我一直没有太过在意你进食的问题,因为你……的确有点太过容易养活了,所以我只是要求你把一些东西从你的食物列表里划出去,比如人类和野生动物。”

“但现在,你已经是我的女朋友了,我们是恋人,你有了人类的外形,以及更接近人类的性格,所以再让你按照以前的方式进食的话就有点不太合适了,你或许不在乎,但我介意。”

“我想和自己喜欢的女孩坐在同一张餐桌上,吃着同一份食物,时不时地交换一下,你喂我,我喂你……我没有你那么好的措辞能力,话有点笨,但总之就是这么个意思,我喜欢那种温馨的感觉,那才是一个家,而不只是一种情趣的玩法。”

“以后咱们的餐桌上应该多出一双筷子,还有一个碗,那是属于你的。”

修依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看向他,看他微微涨红的脸,略显笨拙的模样,看他在自己毫不掩饰的注视下不好意思地躲闪着的眼神——他只是个很普通的男性人类,并不强势,也不是特别聪明,而且没有自己那么坦率,明明可以大声说出来的事情却有些羞于启齿。

但他真的很可爱,傻乎乎的,有时候又很执拗,也会念着她的好,然后想着给她更好的。

真好。

心里暖乎乎的。

这就是人类谈恋爱的感觉吗?

她的眼神越发的温柔,仿佛能滴出水来,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看得李林有些畏缩。

昨天晚上修依兴奋上头的时候也是差不多这么个表情,只是眼神有点不太一样,然后就长出了十几条触手把他狠狠地玩弄了一番。

所幸修依并没有突然扑上来,也没有长出触手,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嗯,我知道了,下次做饭会做我自己的份的。”

“还有,我真的非常高兴,主人。”

她眯起眼睛享受着心中荡漾的喜悦,以及被关心和承认的温暖,俯身在李林的脸上留下了一个湿润的印记,然后转身走进厨房,在他听不见的地方低声呢喃着。

“偶尔……我也想被主人喂一下呢,那一定很幸福吧。”

“呼……”李林松了一口气。

“你刚刚的表情真的有点吓人啊,感觉像是在酝酿着什么一样,我还以为你会突然扑上来呢,还好只是错觉。”

“嗯哼~并不是错觉哦,如果不是时间不太合适的话,我确实想这么做来着,而且说不定会更加激烈一点,本来是想用最热情的方式来回报主人你的好意的,不过待会还要去上课呢,实在有点遗憾。”

修依略有些可惜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她正在用触手擦拭那些油乎乎的厨具,被拂过的地方表面全都变得一干二净,富含有机物的污渍被她直接吞噬,连洗洁精都用不着。

“嗯……不至于这样吧?”

李林摸了摸脸上湿润的吻痕,有些不太理解。

“对平常的人类情侣来说,坐在一张桌上吃饭只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按我们之间的关系其实早就应该这样了,倒不如说是我一直没有注意到才对,你也用不着这么高兴吧,似乎有点……”

“有点小题大做?主人你是这么想的对吧。”修依背对着他的脸上露出了然的笑意。

“也许对主人你来说,这是小事,是常识,但对我来说不一样,站在非人的立场上,没有那些从小到大养成的思维习惯的影响,我能看到的更多,所以主人的话才会让我这么高兴。”

“因为你是真心地希望我过得更幸福。”

“希望自己喜欢的另一半过得幸福,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而且你不也是一样,咱们俩之间很早以前就是这样的吧。”

李林有些理解了,但又没有完全理解。

修依的笑意更浓了。

“是啊,一样才好呢。”

“……拟态成人类之后,你都开始学会说一些连我都听不懂的谜语了啊。”

他撇了撇嘴。

“哪有,主人想听懂的话,我很乐意一句一句解释的,讲多久、多少次都可以,只要你愿意听,我可不喜欢当谜语人,谁让你最讨厌这种含糊不清的角色呢?”

她放下擦得干干净净的锅具碗筷,走出厨房。

“那么,我先去换衣服了,顺便把那些带回来的衣服什么的搬进去,主人你也收拾一下,该上课去了。”

“嗯。”

十几分钟后,李林提着两个包,大的是他的,小的是修依的,倚靠在门口,看了看手机。

“好了没?”

他喊了一声,心里也念叨着。

修依确实越来越像一个真正的人类女孩了,连挑衣服的选择恐惧症都一模一样,穿个衣服也要挑半天,还好时间足够。

当然,这心里话要是让修依听见了,少不得要鼓着脸一脸不高兴地瞪着他。

她又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挑那么久还不是为了找到符合李林审美的搭配。

“来了来了,我换好了。”

修依应着声,小跑着从屋里面出来。

今天的她穿的终于不是周末那会从服装店里临时买的那么两件了,而是从苏颖的衣柜里带回来的旧衣服,当然,虽然名义上和事实上都是旧衣服,但苏颖终究是个女孩,性格也并不散漫随意,即使是经常穿的衣服也都保存地很好,看上去和新的几乎没什么区别。

唯一的问题就是数量不多,比起一般女孩的衣柜还少,一个行李箱就装完了所有的衣服,毕竟她的经济情况相当拮据,也从来没有找男友包养的打算,在生活上自然会节俭一些。

不过属于她的故事已经在那个小巷子里遗憾地结束了,而现在“苏颖”这个身份和她的容貌已经属于修依,变成了自己的女朋友的一部分,以后修依的衣柜里会有更多漂亮的新衣服和新鞋子。

虽然自己家里算不上特别富裕的阶级,但经济条件还不算差,不然就不会支持自己出来租房了,好在父母经常也经常在微信上催他赶紧在大学里找个女朋友,多要一点生活费作为恋爱经费应该不是问题。

李林的心里盘算着今后的生活。

毕竟他现在算是多了个女朋友,而不是以前那种养着半个宠物兼半个室友的生活,肯定还是有很多不一样的。

话说要什么时候见家长呢?

正当他思绪逐渐发散出去的时候,修依已经跑到了他的身边,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李林~又走神了吗?在想什么呢?”

在屋里的时候,她一般习惯于叫他主人,她喜欢这个称呼,不过现在已经走到门外了,为了避免被邻居误会,自然就换成了叫他的名字。

“哦,抱歉,在想以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呢。”

他回过神来,终于把注意力放回到修依的身上来,用毫不掩饰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自家女友的装扮,修依也完全没有在意他的眼神,反而笑意盈盈地摆出一个好看的pose,任他欣赏。

“以后的事情什么时候都可以想,现在你应该把注意力放在你漂亮的女朋友精心挑选的衣服搭配上,好吗?”

修依的上身是一件高领的白色紧身毛衣,突显出姣好的身材曲线,尤其是胸前的双峰分外引人注目,随着身体的动作微微颤动,粗略估计应该是E杯左右,比平时大了一些,而且可以肯定不是毛衣造成的错觉。

显然,这是用牛奶或是其它的饮料达成的物理丰胸效果,但是那些牛奶不是已经被自己喝掉了吗?难道她自己又去装了?

“大吗?喜欢吗?觉得不够的话我还可以再装一些热牛奶哦。”

修依挺了挺胸,她刚才多花了几分钟就是去干这个的,就像早上喊李林起床时说的那两个色气的小故事一样,在学校里她的胸部也会装满了温热的牛奶,默默承受着鼓胀的异样感和牛奶重量的折磨,随时等待着主人的索求。

“不难受吗?”

修依左右看了两眼,见楼道里没人路过,便小声说道:

“稍微有点啦,牛奶装得有点多了,胸有点涨,不过可以忍耐,而且一想到这是为了主人你准备的,就觉得这种被填满的感觉也很棒呢。”

“……好吧,你喜欢就好,但在学校里我是肯定不会喝的。”

李林没有去强硬地要求她怎么样,反正不行的话她也可以自己吸收掉多余的牛奶,他也就由她去了。

越过被白色毛衣包裹的丰满,往下看去,下身是深灰色的半身裙和一双平底的运动鞋,中间相隔的修长美腿依稀可以看出某宝爆款保暖神器的痕迹。

对大学女生来说很常见的搭配,毕竟从苏颖的衣柜里也挑不出什么特别的衣服,但衣服终究是要看穿在谁身上的,而现在以她的颜值穿着就显得尤为惊艳。

“怎么样?好看吗?”

“当然好看,只要人好看,穿什么都好看。”

一般的女生听到这话肯定会嫌弃他低情商,就算出自男朋友之口也显得相当敷衍,不过修依不在乎,夸她漂亮和夸她的衣服搭配好看并没有本质上的差别。

作为一种不定形的拟态生物,漂亮的“人皮”外表对她来说和衣服都是一样的,只要是李林喜欢的就好。

“那就走吧。”

锁上门,修依自然而然地牵上他的手,走出几步,快要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松开了手,走快几步站到他的面前。

“怎么了?”

“差点忘了一件事,该进入“苏颖”的状态了,虽然对我来说可以随时切换,不过总觉得少了点仪式感啊。”

“仪式感?你又有什么想法了?”

李林挑了挑眉。

“差不多,总之你先闭上眼睛,倒数三声。”

他依言照做,闭上了眼睛,只能听到自己的倒数声。

“三,二,一。”

“好了,睁开眼睛吧。”

修依的声音似乎有些微妙的不同了,失去了活泼的少女感,多了几分冷淡。

他睁开眼睛,看到的修依已经完全进入了苏颖的状态,朝他微微点头,神态、气质和眼神都毫无破绽,呈现出精致的冰山美人感,别有一种特别的魅力,仿佛闭眼睁眼的短短数秒间切换了世界线一样奇妙。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如今的他也不会像昨天那样傻憨憨地惶恐不安,但这种堪称神奇的拟态变化还是让他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于是修依……不,现在应该叫做苏颖秀眉微蹙,脸色肉眼可见地有些泛红,避开了他色狼般毫不掩饰的眼神,和之前大大咧咧随他欣赏的模样截然不同。

“看什么呢……那么入神,昨天晚上还没看够吗?”

她别扭地小声说着,用玉葱般的手指戳了戳他的额头,像是在害羞。

“我都已经是你女朋友了,有的是时间给你看的,现在该去学校了,再不走第一节课就迟到了。”

“好,走吧。”

抱着一种恶作剧般的心理,回想起昨天“苏颖”状态下她的各种反应,他主动牵起了她的手,后者条件反射般地往后缩了一下,然后才顺从地把自己的手交到他的手里,任他揉捏。


还是一样的温暖柔软,感觉却完全不同,摸上去心里有一种别样的刺激和兴奋,理性上虽然清楚地知道眼前的女孩就是自己的女朋友,但总觉得像是在“偷情”,而且还是女友主动允许的那种,完全没有道德上的压力。

如果修依的能力可以更进一步的话,说不定还真能做到一人即后宫的玩法。

“说起来……修依,你能弄出分身吗?”

“现在要叫我苏颖,而且别在外面说这种话,有什么事情可以微信上说。”

她不满地捏了一下他的手,然后看了看四周,确定不会有人突然走过,才小声地开始回答他的问题。

“我前几天就试过了,不能,分裂子体细胞数量太多的话就没办法精细控制,会有意识被撕裂的感觉,无法通过练习来做到,不过理论上应该是可以的,不出意外的话,应该需要同化第二个人类。”

“但你也知道,“我”这种情况属于特例中的特例,可遇不可求,我也不能肆意妄为地去剥夺无辜人的生命,而且那个人至少也要长得好看一点,这样你才会喜欢,所以……看情况吧。”

“哦,知道了,我就是突发奇想所以问问而已,有现在的你已经足够了。”

李林倒也没觉得可惜,本来就是他突然想到的事情,有自然是好,没有也不必强求,就像他说的那样,能够拥有现在的“苏颖”已经是曾经的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了,他并不贪婪。

而且,修依同化一个人就意味着一个生命的永远逝去,如非必要,李林也不愿意做这样事情,他又不是色欲熏心的恶魔,获得一个人的身份之后也需要处理她的社会关系,也是挺麻烦的一件事,不是所有人都像苏颖这么无牵无挂的。

<< 我家女友不定形 第六章我家女友不定形 第八章 >>
29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10 thoughts on “我家女友不定形 第七章”

  1. 雌墮的有点慢啊,太喜欢看被雌墮然后被玩的百合内容拉。希望后续还有更精彩的!

  2. 作者大大的文笔太好了,就算没有H内容也一样好看。
    我真心觉得能把故事讲好,也是一种绝赞的能力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