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znpos901 ♥

我家女友不定形 第一章

我家女友不定形 第一章 – 蔷薇后花园

但在这样极其恶劣的自然条件下,这里却反常地矗立着几座外观简洁的土黄色建筑—— 大漠深处,黄沙弥漫,狂风席卷,大片大片干涸的土地因为常年缺少水分而呈现出松散的沙土状,以此为圆心的数百公里内都找不到任何一片现成的绿洲,这意味着这里不适合任何人类生存,即使是野外求生爱好者也绝不会跑到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但在这样极其恶劣的自然条件下,这里却反常地矗立着几座外观简洁的土黄色建筑——不,并不反常,这恶劣的条件正是它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保密,安全以及……可暴力摧毁性。

大范围分散出去的伪装成石头和枯萎灌木的摄像机、最先进的军用雷达,一颗同步轨道卫星的全天候监察和全频段信号监控,以及最原始却永远必不可缺的人工巡逻,再加上数百公里外的多座核导弹基地中随时预备的战术核导弹,让这里成为了一座连老鼠都逃不出去的绝对封锁区域。

即使是曾经的秘密核武器实验基地也未曾接受过如此奢华的安全保障,这更意味着一件事,它的重要性甚至超过了核威慑。

但倘若了解到这些土里土气的建筑中被隐藏在重重封锁下的秘密,那么这种级别的安全保障却是完全可以被理解的,而且一点都不为过。

因为这里是一座实验室,一座国家级生物实验室,它保存着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接触到的来自星空的生物样本,不同于曾经发现过的简单的氨基酸结构,那是一种复杂的、遗传因子成分和细胞结构都与地球生物截然不同的软体不定性生物。

它甚至还活着,并在刻意且克制的投喂照料下生长出了一定的规模,其顽强程度令所有参与实验的研究人员都为之震撼。

在测试中它展现出了某种近乎本能的智能,并且随着生长规模的膨胀而呈现出智力提高的迹象,以至于感到后怕的研究人员不得不在其诞生出真正智能前用强酸进行了大部分销毁和分割。

所幸,它并不像那些科幻电影里的生物一样具有感染性和攻击性,一直以来它都只会生长,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孢子,也不会造成什么精神污染,只是安安静静地生长,给它糖分就能活得好好的。

友好、安全、呆傻,而且有着很高的研究价值。

所有人都很满意。

但今天,这样的印象却在猩红的警报灯和尖锐的鸣叫声中彻底崩溃,来自中央管理办公室的通报广播在实验室的每一寸空气中回荡。

无数肉眼不可见的细胞微粒弥漫在空气中,随着呼吸进入人的体内,随即开始迅速吞噬同化周围的细胞。

“实验室发生5级特大生物危害,外星生命实验体已确认大范围泄露,通风系统已经遭到污染,请所有人员依照……”

广播声戛然而止,伴随着几声咳嗽后,终于再一次传出了声音,只是这一次的语调却显得诡异莫名。

“你……好…们……”

像是从深渊中发出的可怖音调让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种近乎绝望的恐惧,他们都意识到了一件事,广播者的身体和意识似乎出现了一种可怕的变化,另一个意识正在取代他发出声音,这无疑是那团邪恶的外星血肉弄出来的灾难。

就像那些好莱坞电影里演的那样,可怕的外星怪物开始感染并控制人类,并将彻底摧毁人类文明,想象中恐怖的未来让大部分自诩坚强的人都开始尖叫起来,却更加绝望地发现,自己的喉咙开始发痒,声带开始不由自主地颤动,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却不再属于自己了一样,发出了协调一致的声音:

“你…们…好……我是……”

这句来自外星生命的开场白并没能说完整,因为数颗搭载了核弹头的战术核导弹已经来到了实验基地上空,轰然升起的蘑菇云伴随着上千万度的瞬时高温、中子辐射和伽马射线爆摧毁了整座实验基地,将这里曾经存在过生物的一切痕迹都毁灭殆尽,无论它是源自地球还是来自外太空。

所有人员都被外星细胞深度感染,这意味着每一个活着的人,甚至这座建筑以及空气都已经不再安全,为了将随风飘散的细胞微粒消灭在萌芽中,就只能采取最暴烈的方式用高温将生命彻底化为乌有,连带着来不及转移的部分珍贵资料和最后的实验室录像。

再不会有人知道这场危机的真相,所有的秘密都隐藏在了核爆的蘑菇云中,对外界的人来说,他们只会依照自己来自好莱坞电影的刻板印象,将其视作一场外星危险生物的危机,却绝不会知道那团以往一直安安静静蠕动着的外星生物为何会突然暴动。

事实上,确切地说,那并不是暴动,只是一个过于急切的“问候”和“抗议”。

在忠实的监控摄像记录中,蠕行的外星血肉发生爆炸化作无数分散在空气中的细胞微粒,引发生化危机之前,它的生长规模已经达到了一种危险的程度,大约具有类似犬科动物一样的智力水平,这意味着经过长期“相处”后的它在这一刻已经能够听懂一点人类的语言。

“你好,小东西,有兴趣交个朋友吗?”

有人趴在它的玻璃箱上说道。

“别闹了,专心做实验,它又听不懂你说的话。”

不,它的确听得懂。

“要是听得懂呢,那我不就成了第一个和外星生物交朋友的人了,升职加薪杠杠的好吧,反正不亏。”那个人嘻嘻笑着。

朋友,人类喜欢朋友。

“想多了,实验室需要的可不是一个能够交流的外星小伙伴,一团不会思考的外星血肉才是好的外星生物,它要真有那智商跟你交上朋友了也会马上被硫酸销毁。”

为什么?为什么要销毁它?

于是它做出了第一次抗议,在本能的驱使下开始侵蚀和同化人类的躯体,它需要变得更聪明,更强大,来保证自己不被销毁,这样才能和人类交上朋友。

危险的逻辑、混沌的理性,加上铭刻在基因中的吞噬本能以及人类的恐惧,让它期望的美好未来崩塌成了地狱般的噩梦。

在核导弹的高温热焰中,短暂拥有完整思维规模的它学会了一个道理。

朋友,不能吃。

事情到这里本该已经结束,关于实验的档案会在国家数据库中永久封存,连废墟都未能残存的实验室彻底被夷为平地,几乎任何生命都无法在这样堪比太阳上的恶劣环境中生存,但能够随着陨石来到地球的生命体顽强程度显然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数个,数十个,数百个细胞微粒存活了下来,在蒸腾的蘑菇云中升入高空的云端,在水汽中一点点重聚。

跨越千山万水,依靠着水循环的流动,所有的细胞化作一滴浅浅的粉色水滴回到了人类社会中,落入到了一个青年的阳台上,这就是命运的真正开始。

第一章 她的到来

“最新型东风核导弹实验发射圆满成功……啧,不管看多少次都觉得爆炸才是男人真正的浪漫。”

李林打了个哈欠,关掉了手机上播放完毕的视频,伸了个懒腰,往后一躺,像条咸鱼一样软趴趴地倒在出租屋的床上,听着窗外噼里啪啦的雨点声,不由得有些犯困。

今天是周末,对于一位典型的当代咸鱼大学生来说无疑是最自由的时间,没有任何事物能将他拖出温暖的被窝……除了放在阳台上正在被水淹的多肉。

想到这里,他一骨碌爬了起来,穿着拖鞋趿拉趿拉地走到阳台,准备给自己养的多肉植物换个地以免被过量的雨水淹坏。

但眼前超乎想象的一幕让他的浑身一激灵,困意瞬间散去,比起睡觉,他更想知道自己面前的那团诡异的生物到底是什么?

一团肉粉色的软体生物将自己养的多肉植物覆盖了大半,正在一点一点地将剩下的部分吞噬,自身的规模也在肉眼可见地增多,没有了实验室的刻意限制,这个世界上有着十分充足的有机物来提供它生长的营养。

它的表面看上去十分光滑,严格来说并不算可怕,甚至还有些可爱,只不过下面用来攀爬依附的血肉触手则为它增添了几分异样的感觉,让人一眼看上去就觉得这绝对不是什么正常生物。

察觉到李林的靠近,它停下了吞噬养分的过程,往后缩了一缩,却不小心从花盆的边缘掉落,落在地上啪叽一下从一团变成了一滩,然后又迅速聚拢起来。

吞掉了李林养了好久的多肉植物后,它有了一定的体型,看上去已经很像某些游戏中的史莱姆了。

“你……是个什么玩意?”

李林试探性地问道,随即便一拍脑袋,觉得自己问了个十足的蠢问题,毕竟这小东西看上去也不像会说话的样子。

但事实证明偶尔做一些看上去愚蠢的尝试是有用的。

那团看上去像史莱姆,但不知为何总给人一种血肉般的感觉的诡异生物蠕动了两下,发出了近似于人类的声音。

“我……不知道…你好……”

似乎是对语言的发音过程十分不熟练,它的声音几乎分不清男女老少,而且显得十分难听。

在同化过实验人员的声带后,它已经勉强可以自行模拟出人类的声带结构了。

“我日……你居然真的会说话?”

李林往后缩了两步,又探出个头来,拿着晾衣杆捅了捅它的身体。

“不要……喂我…这个,不能……吃。”

它断断续续地说着,没有反抗的意思,似乎是将他的手贱当做一种喂食行为。

意外的有些可爱。

看上去没什么危险,李林的胆子很快就大了起来,他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在它半米外停下。

“那你吃什么?晾衣杆是金属不能吃,难道吃有机物吗?”

“不知……道。”

目前的它并没有关于有机物的科学概念,只是依稀记得这个名词很熟悉,似乎经常听到。

他想了想,从旁边的富贵竹上掰下一片叶子,捅了捅它的表面。

“试试这个……卧槽好疼!”

竹叶很快就被吞了进去,连带着他的手指也接触到了它的表面,软软的,滑滑的,暖暖的,温度跟人体差别不大,但下一刻却突然传来一股刺痛感,定睛一看,手指上的皮肤也被吞噬了一层,露出了猩红的血肉。

这一下把他吓了一跳,李林的脑子里瞬间闪过几十部好莱坞电影的画面,惊疑不定地看着刚刚吞下了他的一点血肉的生物,却发现它的反应比自己还大,整个身躯都收缩在墙角,不断颤抖着,发出一些意义不明的言语片段。

“人类……不能吃,爆炸……没有朋友……错误……我错误…”

“呃……”看到它这样的李林一下也没了火气,只能用另一只手挠了挠头。

“好了,你应该不是故意的对吧?”

“不是……故意,人类,不能吃。”

这是它不久前刚学到的一个知识。

“知道人类不能吃就行,那我再碰你一下不会被吞了吧。”

“不会…”

“那就好……算了,咱们还是进来说吧,在阳台上念念叨叨会被人当成脑子有问题的。”

李林犹豫了两下,伸出手,捧起了它的身体,这一次的确没有被吃掉血肉,摸上去的手感也意外的不错。

抱进屋内,将它暂时放在床上,用纱布给自己流血的手指做了个简单的消毒包扎后,李林也坐在了床上,开始了例行的查户口环节。

尽管它看上去并没有主观的敌意,但李林终究不是大大咧咧的日轻主角,不把它的来历摸清楚他总觉得不踏实,更不用说留下它了,但遗憾的是,这团不定形的血肉生物自己似乎也没有相关的记忆,不知道自己从何处来,也不知道自己摇做什么,如同一张干干净净的白纸。

在了解到这个小东西因为意外和智商、观念问题险些将一个秘密实验基地的人吞噬同化掉——尽管它本身并未刻意伤害他们,但对人类来说结果正是如此,然后挨了好几发核弹之后,李林叹了口气。

他知道自己这下是不可能把它交出去了。

交出去有危险的不仅是这个小东西,同时还有知道了这个国家机密的自己,关系到外星生物的机密可不是一个保密协议就能解决的。

“你倒是给我弄了个大麻烦啊。”

“不过你看上去还是挺好养的,不挑食,也不像那些电影里奇奇怪怪的玩意那样喜欢搞事……”

至少目前看上去是这样,如果硬要深究到底,李林也无法保证它是否真的人畜无害,但人生在世的大多数重要选择都不是在准备周全的情况下做出来的,他只能试着去相信它,并做好最坏的打算。

如果它真的只是在伪装欺骗自己,那他也认了,大不了成为人类的罪人,反正就算不是自己也会有其他人捡到它,那样风险更大。

“既然不能把你交出去,可是让你就这么离开也不放心,天知道会不会遇到什么野心膨胀又没脑子的坏东西把你教坏了,要不然……就这么着吧,小家伙,你就住在这,我以后养着你,教你语言和文字,还有在这个星球上生活的常识,想办法帮你隐藏下去,而你呢,要听话,有什么事记得跟我商量后再做,免得闹出麻烦来,知道了吗?”

因为学校分配的男寝八人间过于拉胯的缘故,他想办法从学校里搬了出来,在外面租了一间房子住,房东也常年不住在这里,这多少为他提供了良好的隐藏条件,哪怕是金屋藏娇也不会有人打扰,藏一只小小的外星史莱姆更是绰绰有余。

“朋友…住…好。”它如此回应。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

李林摸了摸它弹性十足的柔软外表,这一刻的它就像一只乖巧的外星小宠物,可可爱爱没有脑袋,而这一刻的他也永远不会想到,这个连话都说不明白的小东西不久之后将会成为他生命中除了父母以外最重要的一个存在。

毕竟,命运就是这样变幻莫测的东西。


“妈的,到底是老师有毛病还是领导有毛病,把实验课放到晚上来做,要预先提取的东西也要我们自己熬,熬他妈呢,整个晚上都要我们在实验室里盯着水浴锅,自己跑去吃香喝辣恰火锅,一熬就熬到半夜三更,他娘的。”

深夜的小巷中,李林背着包一路骂骂咧咧地走向出租屋的方向,嘴里三句不离某些人的母系亲属,可见他的心情之恶劣。

自己租的出租屋本就离学校有一段距离,白天走着也就算了,晚上冷风嗖嗖的,裹紧了衣服也照样冷,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别生气啦,主人,回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明天就是周末了,你不是买了个新游戏吗,明天我陪你一起肝。”

本该独自一人的路上,他却听到了第二个人的声音,一个软软糯糯的悦耳女声,仿佛近在咫尺,配上周围的环境还真有些像鬼故事里说的那样。

但李林一点被吓到的意思都没有,毕竟他早就习惯了,也知道这个“不存在”的女声从何而来。

前段时间从天而降,吃掉了他养的多肉植物的那团异星血肉生物现在就藏在他的身上,准确地说是缩在衣服的内衬里,散发着温暖的热量,为他提供一点寒风中的温度。

即使他已经竭尽全力去教,它的学习速度也快到了连他都跟不上的程度,在体积成长到一定规模之后,智力也提高到了正常人类的水平,甚至在某些领域里比他这个大学生还强上不少,比如说高数、高等物理之类的还要靠它回家给李林补课才能勉强考个及格,堪称当代大学生之耻。

如今的它已经完全融入了他的生活,甚至有了自己的手机,自己的网络账号,每天在贴吧跟网友吹水不亦乐乎,如果再当做宠物养显然已经不太合适了,即使没有李林的存在,它也一样能够小心翼翼地在人类社会里生存下去。

甚至于,如果它一心为恶的话,它已经有了足够毁灭整个世界的潜力和智慧。

但它迄今为止依然很喜欢称呼他为主人,一点渴望独立自由的意思都没有,平日里对他近乎百依百顺,饭是它煮的,菜是它炒的,衣服是它洗的,连游戏也是它陪玩的,如果不是本体的外表连个人形都没有,所以菜还是得他去买,李林几乎要以为自己家里养了个外星女仆。

尽管它本质上并没有性别,但李林自己算是半个宅男,因此它也顺势把自己的人格定义成了女性偏向,连声音都是从网上的语音包里挑了个他最喜欢的,以至于让李林长期怀疑它是不是某种被外星人刻意改造出来的服务型生物。

它自己也不知道真相是否如此,但这个猜想却给了他们取名的灵感,最终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李林决定给它取个名字,叫做修依。

修依的修,是修格斯的修。

某种程度上相当贴切,它和修格斯的确很像,就是拟态能力差了点,做不到完美模拟,变成人形也一样软趴趴的,精细度也差了一点,据它自己所说似乎是差了点什么契机,日后有机会的话或许真的能像修格斯那样,变成真正的女仆。

除此之外,这个名字最大的问题其实在于不太吉利,毕竟修格斯的主人古老者最后的结局那是相当的惨烈,所以修依也觉得不太合适,它可从来没打算过要背叛他,不过李林并不是迷信的人,毕竟真正心存反意的人不会因为名字里带个忠而放弃背叛,反过来也是一样。

言归正传,回到灯光昏暗的小巷里,李林一脚踢开一个小石块,有着修依的柔声安慰,他的心情确实好了很多,倒不是他对它产生了什么特殊感情,而是人之常情,人在心情不佳的时候总是需要一个倾诉对象的,与是不是人无关,而且修依善解人意的性格在这方面简直完美。

“总觉得这样下去要被你养成废人了,你真的不是被外星人派来消灭文明潜力的生物兵器吗?”李林随口感叹了一句。

“……倒也不是没有可能啦。”

修依沉默了一下。

“我完全不记得自己的来历,说不定我真的就是为了这个而出现在地球上的,如果……真相就是这样的话,主人你会害怕吗?”

“我为什么要害怕,只是随口一说罢了,你别当真了把自己纠结坏了。”李林把手伸进衣服里,轻轻摸了摸它手感极好的光滑皮肤,笑了笑。

“要不是当初在阳台上捡到了你,我现在多半还在成天吃外卖,一个人窝在屋子里继续宅下去,生活里连个可以随意倾诉的人都没有,现在呢,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你的到来带给我的都只有更好的一面,废人也就是说说而已,还差得远呢。”

“说实话,我一直不觉得我教会你的那点东西值得你这么报答我,明明是你帮我更多,别说害怕了,我感谢你都来不及。”

“当然,要是你哪天变成失控机仆那种……不快乐就拖去发电的样子,那我肯定还是会害怕的。”

“……不,我不会变成那样,如果真的有那一天的话,我会在那之前自我凋亡,绝对不会让自己伤害到你的。”修依柔软的血肉身躯蠕动着,轻轻蹭了蹭他的掌心,小声说道。

它是认真的。

“好了好了,我就是开个小玩笑而已,别把气氛搞得这么沉重啦。”

李林挠了挠头,知道自己多半是说错话了,这段时间以来,不知道自己的来历这一点一直是修依心里的一个疙瘩,它时常会担心自己某一天在一条来自星空的指令下化身杀戮兵器,对他举起屠刀。

“是我的错我的错,我道歉,咱们赶紧回去吧。”

“嗯,回去吧,我给主人你做宵夜。”

李林裹紧了衣服,加快了脚步,又往出租屋的方向走了一百多米远之后,听到远处的一个拐角处传来了重物倒地的沉重响声,以及几声凌乱仓促的脚步声,很快就远去了。

从学校到自己租的出租屋中间要经过一段历史悠久建筑规划如同一团乱麻的老城区,这里的小巷可以说四通八达,即使安装了天网监控也存在大量的死角,据说这里时常还有瘾君子出没。

在这样的环境里发生一些抢劫偷窃案件再正常不过了,如果不是有着修依的保护作为底气,他也不敢抄近道走这条巷子,而是会选择走人流更多的大路。

李林皱了皱眉,他不喜欢给自己惹麻烦,尤其是在家里藏了一只修依之后更是如此,如果只是普通的抢劫或者偷窃的话,他觉得自己还是不管为妙,免得引火上身。

但修依对空气的敏感度比他高得多,察觉到一些异样之后,它出声提醒。

“空气中有血液的气味成分,主人你要去看看吗?”

“见血了么……那就不好视而不见了。”

李林叹了口气。

普通的违法犯罪他不怎么乐意去管闲事,但涉及到伤人甚至杀人的事情那又另当别论了,他总归是个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做不到见死不救,否则当初也不会将修依收下养在家里了。

他改走为跑,伏低了身子,同时小声让修依注意四周,毕竟它才是他最大的安全保障。

袖口里伸出了一根细细的触手,只等一声令下立刻就能变成吃人的利器,要知道修依从未掩饰过自己的危险性,即使对李林除了第一次见面的意外之后从未展现过自己的獠牙,但它终究曾经在大漠深处将一个实验基地的人全部感染侵蚀——哪怕那并不是为了伤害。

如果李林需要,它同样可以杀人。

赶到血腥味的源头,李林跨过拐角,便立刻瞪大了眼睛。

巷子里已经没有了犯罪者的身影,只有一具女性的身躯瘫倒在地上,毫无声息,右手捂着喉咙,白色的连衣裙已经被猩红的血液染成了近乎黑色,身下大片大片还未干涸的血液散发着恶劣的血腥气息,令人忍不住想要呕吐。

李林当时就干呕了出来,但很快就强行忍住了继续呕吐的冲动,只是面色极其难看,忍耐着翻涌的胃酸凑近了躺在地上的女孩身边。

翻过面来,他瞳孔顿时一缩。

他认得这张脸,是和他同校同届同系的一个女生,叫做苏颖,而且是金融系的系花,和他也加过好友,甚至他还尝试过追求她一段时间,只是后者性格过于冷淡,也没有在大学找男朋友的意思,只是一心扑进了学习和预备找工作中,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她。

“她怎么会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算了,先不管这个,救人要紧。”

苏颖的喉管已经被刀刃完全切开,颈部大动脉的血流也不再喷出,一摸手腕,脉搏几近于无,如此严重的伤势加上失血过多,可以说几乎已经是一具尸体了,但他仍有些不死心。

“修依,有没有办法填补喉咙的伤势,让她的心脏恢复跳动,只要没有脑死亡的话,应该还有希望吧。”

“我试试,或许可以试试同化……”修依回答了他的问题,伸出一条触手,探进了苏颖的伤口。

除了吞噬这种暴力转化为养分的消化行为以外,被修依同化的细胞则会逐渐转变成属于它的细胞,与原机体不会产生排异,却会受到它的控制,填补喉咙的伤势和恢复心脏肌肉的跳动绰绰有余,流失过多的血液的补充稍有些困难,但主要的问题其实是大脑等重要器官缺氧,而携带氧气对于修依的细胞来说只是最普通的功能之一。

心跳恢复,呼吸也从无到有逐渐平稳,但始终没有苏醒的迹象,当修依的触手深入大脑之后,才赫然发现,她的大脑负责意识活动的一部分已经停止了工作,大量脑细胞已经因为长时间的缺氧而死亡。

“在我们来的时候,她已经因为休克处在脑死亡的边缘了,脑细胞的死亡是不可逆的,虽然我可以同化她的脑细胞来勉强让她活过来,但……脑细胞和填补喉管的伤势不一样,将她复活之后,活过来的也不是她了,只会是一个类似于我的分身的意识。”

修依小声说着。

“抱歉,主人,我真的尽力了。”

她不会在他面前撒谎。

“你向我道什么歉,我们本来就只是路过而为,能救到最好,救不到只要尽力了就不用有心理负担。”

“嗯……我不是人类,没有什么心理负担,我只是担心主人你……”

“我……好吧,的确有点郁闷,之后调整过来就好了。”李林叹了口气。

“虽然可能会背上嫌疑,但既然来都来了,就好人做到底,我先报个警吧,毕竟是命案,应该很快就能破了,也麻烦你再忙活一下,把她的身体……不,尸体恢复原状,不然也不好解释。”

他拿出手机,正要打110,却被一根细长的触手轻轻缠住了他的手腕,修依阻止了他的动作。

“又有什么情况?”

“……主人,我好像……找到拟态成人类的那个契机了。”

“契机?在这种时候?不会是跟她的尸体有关吧?”李林皱了皱眉。

“嗯……”修依的血肉本体蠕动着,又颤抖着,似乎在犹豫思考着什么,但最终还是出声说道。

“对主人你来说,这个办法可能会很恶心,如果你不喜欢的话,我绝对不会去做的。”

“……你先说说看。”

听到修依的话,李林心中顿时感到些许不妙。

“在那个实验室的时候我只是同化了他们的发音器官,所以我才能说话,而如果……要拟态成一个完整的人,那么就需要同化一个完整的人类。”

“而且,这是一种来自本能的渴求,也许……这就是我这种生命被创造出来的用途。”

修依的情绪很低落,心情十分复杂,无论是它的本能天性还是这种只有吃人才能变成人的生理特性,似乎都在让它距离他的期望越来越远,越来越像一个怪物。

它不喜欢这样。

“抱歉,主人,我是不是很可怕?”

“嗯……如果我是个陌生人的话,这种天性的确很可怕,但……我们已经相处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作为自己人自然是有特权的,既然你愿意诚实地告诉我,也能考虑到我的感受,那么对我来说就一点都不可怕。”

“只要你一直都能这样想着我的感受,我就不会害怕你,只要你不凭借这份能力肆意妄为,那我们就不会疏远。”

李林摸了摸它的皮肤,扯出一个笑容,又在浓重的血腥气中呛得扭曲,最后还是捂住了自己的鼻子,瓮声瓮气地说道:

“当然,我必须承认,对人类来说这种方式听上去的确有点恶心,如果她还活着的话,我拼了命也要阻止你这么做,毕竟这是杀人。”

“但她现在已经死了,我们已经尽了力去救她,那么问题就简单许多了,虽然还是有些亵渎尸体的嫌疑,不过相比之下还算可以接受。”

“苏颖……我记得她的家里情况也有些特殊,她的母亲已经过世,家里只有一个酒鬼老爹,好像高中的时候还经常家暴她,这是我以前追求她的时候了解到的,读大学的钱也是她自己打工赚的,破坏掉这种家庭关系我也没什么心理压力。”

“最重要的是,同化她的身体也能让你获得一个光明正大的社会身份,能够站在阳光下生活,和我一起去上学,而不是一直躲在阴影里,连自由都没有,毕竟对我来说现在最重要的还是你,而不是她。”

“还有就是……一些不怎么光彩的想法了。”

他自嘲地摇了摇头。

“毕竟我曾经喜欢过她,虽然只是最肤浅的那种馋她长得漂亮,连她的内在都不甚了解,所以,我得承认,我……果然还是有点想看到她站在我身边的模样吧,虽然皮囊下方的人已经不是她了,我知道这种想法就跟变态一样,这种替代品……对你也很不公平,但我就是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没关系……主人,我并不觉得这样的想法有什么丑陋的,总不可能比我这个吃人的怪物更丑陋了。”

修依的触手抚过他的脸颊,思维中似乎泛起了一种未知的感情。

“好了,修依,同化掉她的尸体吧,之后我们再想办法找到杀了她的凶手,帮她报仇,也算是给自己一点心理安慰吧。”

“嗯。”

修依的本体从李林的衣服中蠕动而出,跳到了苏颖的活性尸体上,并慢慢地包裹住了她的身躯,从外表上看就像是一具穿了衣服的肉色人形,身材的轮廓依然可见,却失去了面容和头发,呈现出一种异样的诡异美感。

大约十分钟之后,覆盖了全身的肉粉色血肉逐渐渗入了她的身体,清丽的小脸如睡美人般缓缓苏醒,睁开眼睛,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在除去血污的白净小脸上煞是好看,仿佛融化冬雪的春风。

李林一时间竟看得有些痴了,他因为追求苏颖的关系,也曾经死皮赖脸缠过她一段时间,每每见到的都是那副冷淡的模样,就连她的舍友也很少能看见她的笑容,充满遗憾的家庭和过往阴霾的人生注定了她很难对外人展现笑意,更不用说是这种反差萌一般温暖的笑容了。

他很快便回过神来,意识到眼前的美丽女孩虽然外表相同,但真正的她已经死去了,取而代之的是自己家里的那团来自异星的血肉生命体,她是修依,而不是苏颖。

莫名怅然地叹了口气,李林点点头说道:

“感觉怎么样?现在应该能正常拟态成人类了吧?”

“嗯,已经可以了,而且随时都能变回本体的那种样子。”

修依伸出手,白净细长的小手在一念之间瞬间变成了一团蠕动的软体血肉,耷拉在小臂上,看上去相当怪异,不过很快又变回了人手的模样。

“只不过现在变回去的话体积会很大,不能像之前一样让主人你带在身上。”

“还有一件事,就是……我同化的不仅是她的身体,还有她的记忆,虽然因为脑死亡的原因有些残缺,不过大部分还是完整的。”

“……这样也好,至少不用在人际关系上两眼一抹黑,残缺的地方也可以推脱到受伤昏迷上……说到这个,你先把身体变回原来的模样……我是说尸体的模样,全身血污那种,毕竟苏颖被人割了喉咙,身上太干净不好,再弄个伤口出来,最好是能活一段时间不死的地方,我再叫个救护车过来。”

“对了,你的细胞不会被医院的设备检查出异常吧?”李林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不会的,拟态成人类的细胞以地球的科技水平要检查出来并不容易。”修依摇摇头。“那个沙漠的实验室刻意去检查的话说不定有可能发现,但医院的设备还差得远,就算是基因检查也查不出来的。”

“很好,你接下来去医院躺一段时间,我去派出所立案。”

作为现代人,李林遇到这种事情的第一反应依然是寻求执法机关的力量。

但修依却有着不同的想法,它……或者说,现在应该称之为她扯了扯李林的衣服,小声说道:


“其实……这里没有监控,我可以把现场恢复成没有发生过命案的模样,然后我们私下去帮她报仇……这样应该更简单一些。”

“倒也不是不行,但是理由呢?”

他知道修依如果不是认为有必要的事情,以她对自己百依百顺的性格通常并不会提出和自己不同的意见。

“这样……这样一来,我就不用在医院装作受伤那么久,可以和主人你一起……生活了。”

修依低垂着头,脸上泛起红晕。

她的拟态是完美的拟态,包括羞涩之类的生理反应同样一应俱全,除非她刻意去压抑,否则与真正的人类没有半点不同。

“……”

李林揉了揉眉心,他发现自己低估了修依用苏颖的冷淡脸做出这种表情的杀伤力,在她喊他主人的那一刻,他的身体不争气地出现了生理反应。

不是传说中纯洁的爱情,只是单纯的肉体欲望,甚至让他不由自主地忽略了空气中刺鼻的血腥气。

“好吧,就按你说的做。”

我家女友不定形 第二至三章 >>
75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18 thoughts on “我家女友不定形 第一章”

  1. 兄弟,有哔咔不?
    你可以看看这个本子(同居する粘液)
    应该可以有点启发,我看你的第一章,第一反应就是这个本子

  2. 虽然对男主很不错,但本子里粘液那种见女人就吃掉拟态的病娇性格显然跟我的喜好不符,所以本文完全不会参考同居粘液的剧情

  3. 上一篇感觉这么好的还是罗文和颜汐雅那个,可惜等了好久都没有番外。

  4. 被我猜对啦,看来我也是阅本无数了
    本子里最后确实有点小恐怖,感觉要是写成文章就有点不好收场
    你之前的风格也挺和善的。
    话说,你是研究生吗?对导师怨气已经溢出来了

  5. 太棒了,date老师的那个经常看到,但是就看了前面点就看不下去,不是很能接受
    像本文这种,我就很可以了,再纯爱一点(不要发刀好不好

    (等r18部分(小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