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秋月 ♥

关于我穿越成了精灵性奴隶这件事 第六章

关于我穿越成了精灵性奴隶这件事 第六章 – 蔷薇后花园

第六章 破处,终于失去了的贞操

“那么,接下来就让我们开始正戏吧!”

主人把我放在床上,也不着急马上就要与我结合,而是把两根手指插进了我粉嫩的小穴里,在里边搅弄了起来。

“真不愧是传说中的精灵,这个骚穴的紧致度真是绝了,竟然还会吸我的手指?!”

“不要~,里…里边…嗯…好敏感…啊嗯~,啊…啊啊~,好…好痒…嗯嗯…主…主人~,求…嗯…求求你…咿…啊啊…求您放过…啊…放过奴家吧~”

身体的性欲已经被完全调动起来的我哪经得起主人这种浅尝辄止的挑逗行为啊,心底麻痒痒的很难受,我只能微微扭动着腰,尝试压缓解一下这种麻痒的感觉,但很显然这并不能改变什么。

我感觉我已经要疯了,我还是第一次体验这种欲求不满的感觉,这种感觉哪怕是之前奴隶我的那三位主人都没给我带来过,

“啊…嗯嗯啊~,主…主人…嗯…求您了…啊…啊…放过…放过我吧…啊啊~,要受…嗯…要受不了…啊…啊…不要…嗯…奴家要…要痒死了…啊啊…嗯嗯啊~”

好想自慰,好想不顾一切的推开主人,来一次彻彻底底的自慰以平息这恼人的浴火。

我现在已经到彻底疯狂的边缘了,甚至于我的双手都好几次下意识的举到胸前准备把主人推开,但是……

我不敢。

之前三位主人对我的性奴隶调教已经把我的本就不强烈多少的反抗意识抹除得差不多了,我实在难以生起任何反抗主人的异心。

哪怕现在我几乎已经被性欲推到了崩溃的边缘,我还是不敢做出任何行动,哪怕是揉自己的胸,想要揉捏自己乳头的欲望也被我克制住了,因为主人没有允许我这么做……

而忤逆主人意志的代价……我承受不起。

所幸的是,主人并没有继续“挑逗”我多久,很快就把手指从我的小穴中抽了出来,伸到了我的面前。

“舔吧。”

闻言,已经被性欲折磨得苦不堪言的我,直接迫不及待的把主人的手指含在了嘴里,就是舔舐肉棒一样,用舌头轻轻舐过主人手指的每一个角落,还兼顾吸吮一些从我嘴角滤出来的,流到了主人手上的唾液。

“唔嗯~”

主人微微眯了眯眼,看他那放松的表情,似乎对我的服务还算满意,于是我舔得更“欢”了,基本上是怎么挑逗、妩媚就怎么来,比较目前为止我最擅长的性技也就是口交了。

“我的奈奈子啊,你可真是个勾人的小淫娃哦!”

主人抽出了被我含在嘴里的手指,捏住了我小巧精致的下巴。

“主人,奴家只是主人一个人的小淫娃~”

不知道为什么,这句本应该在我看来是及其不可思议的话语阴差阳错的从我的嘴里不知不觉的说了出来,我竟然还没有任何羞涩之感,仿佛是理所当然的一般。

或许就像主人说的那样,我的本质可能就是个小淫娃吧……

“我的宝贝,你可真会说话!”

主人显然对我的回答十分的满意,能征服一只本应在千年之前就已灭绝的精灵对他来说极有成就感,极大的满足了他的征服欲。

“那么作为主人的我也应该给我可爱的性奴隶一些奖励才行了~”说罢,他在我旁边躺了下来,他那已经挺立了些久的大肉棒一柱擎天。

“很想要吧,那就自己坐上来吧。”

他轻轻拍了拍我的屁股,示意我接下来该怎么坐。

“咕……”

看着那根长二十多公分的硕大肉棒,我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液,心底有些打起了退堂鼓。

虽然有些丢人,但已经经历过长达一个月的口交顺利的我有自信能吞下不管多大的肉棒。可这并不能说明我就能用下面的“嘴”把这么大的肉棒吞下啊,毕竟为了能卖个好价钱,我到现在都还是个处女来着……

听说女孩子的第一次都很痛来着……

我想起了前世那些奇怪的“文学作品”里对破处的描述,我的心里就充满了恐惧。毕竟我可是十分害怕疼痛的,不然我也不会在一个月时间里就完全屈服了。

“怎么,难道你敢违抗我的命令吗?!”

见我迟迟没有动作,主人皱了皱眉,已是有了些许怒气。

“奴家不敢……”

见此,我哪还敢有任何的怠慢啊,慌忙的爬起身子,抬腿跨过了主人那已经开始有些发福了的腰际,双手掰开了自己的穴瓣,使其对准了那巨大的肉棒。

想不到我还有自己坐上去的一天……

心中自嘲的笑了笑,开始缓缓的“坐”了下去。

“呜……”

硕大的龟头代替了我的小手撑开了我的穴瓣,缓缓向里推进着,不断开拓着肉穴狭窄的空间。

好痛!

就像下体被撕开了一样,这种异物入侵的不适感几乎使我痛不欲生,这才刚刚开始就这样,那待会儿被捅穿处女膜时会得有多痛啊!

我不敢再往下想了。

主人的命令是绝对的,是不容许忤逆的。身为性奴隶的我没得选择,这一步是迟早得经历的,之前的犹豫已经让主人有了些许不快了,现在只能继续硬着头皮上了!

肉棒还在向我身体的内部深入,主人的大龟头很快就完全被我的小穴给“吞”了下去。

“啊……”

剧烈的疼痛不断刺激着我脆弱的神经,我的额头、脸颊不断冒出大量的虚汗,下半身疼得感觉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但即便是这样,我还是没有放弃,继续往下用力,把肉棒使劲“挤”进我的小穴里。

主人的命令是绝对的,性奴隶的天职是讨好自己的主人,我不能惹主人不高兴,忤逆主人的代价不是我能承受的,主人叫我自己坐下去,那么我也只能照做。如果不照做的话,我会死的!

我不想死……

所以必须得忍住,必须得……哎?

怎么回事?

我能感觉得到主人的龟头已经探到了我那层薄薄的处女膜跟前,只需要再往前推进一点点我就可以解脱了……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身体不听指挥了?

下体已经痛得麻木了,已经……不在听我使唤,失去知觉了。

怎么会这样?!

动起来,快动起来啊!

我着急得都快哭了,可是不管我怎么努力,身体就是不听我使唤,再往下下多推进一会儿。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如果不继续执行主人的命令的话我会死,我不想死啊!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

全心全意都投入到与疼痛做克制作战,已经慌乱得六神无主的我理所当然的没有注意到主人的表情——一副成就感、征服欲得到满足的愉悦表情。

相传,精灵族是受到上古之神加护的幸运种族,他们不仅寿命长于人类十倍以上,而且还拥有得天独厚的魔法天赋,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几乎每一只精灵都是天身的法师。

要知道在这片艾欧泽亚大陆上,哪怕是作为最强种族的人类,有资格能成为魔法师的人连百分之一的几率都不到,而且还都是些魔法天赋参差不一,大部分都只是堪堪侥幸达到了魔法师门槛的存在罢了。

或许是上古之神觉得太过于偏袒精灵族的缘故吧,所以祂给精灵族加了两个禁制:1.精灵族生育力极差,很有可能会出现十数年乃至数十年都不会有新生儿诞生的情况;2.精灵族天生虽有具有一流的魔力天赋,但自身的魔力回路是堵塞的,无法自己生成或运行魔力,只有破除了贞洁之身才可成功觉醒魔力回路。

虽然第2点破除贞洁之身,从而觉醒魔力回路看上去很简单,但上古之神却在这其中下了一个隐藏的禁制——精灵并不是先天没有魔力的,而是他们的全部魔力从一出生开始就已经全部都集中在了阴部,除非是精灵自己主动献身,不然任何人都没办法破除这股魔力,从而促使精灵觉醒魔力回路。

但精灵往往都是一群极其高傲的存在,要想他们放下身段主动献身,简直是难上加难,这也就使得生育力本就不高的精灵族数量变得更加稀少了。

所以精灵族才会在与人类的那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迟迟不能恢复元气,从而在千年前的魔族入侵中被彻底灭族。

当然,我这个只有“一个月大”的精灵对于这些精灵族秘史当时是一无所知的。

因为只要我不想的话,没人能夺走我的处女。主人正是利用了这些信息差,先是采取了一系列挑逗的行为激发我的性欲,再进一步刺激我那懦弱的内心强迫自己做出行动,从而勉强促使我达成了主动献身的条件。

而之所以我会这么痛,完全是因为这是被胁迫的,不是完完全全发自内心的献身,能让肉棒推进到处女膜跟前就是我的极限了。

如果我的意志再坚定一些的话,那么主人的一系列算计注定会以失败告终,但可惜我从来都没有如果。

“看在奈奈子这么努力的份上,我就帮帮你好了,这是主人对乖乖听话的性奴隶的奖励哦,给我心怀感激的接受吧!”

说着,主人双手抱住了我的浑圆的臀部往下用力一压,同时腰部也用力一挺,再双反向推力以及我自身没有反抗意识的作用下,主人的肉棒直接贯彻了我的处女膜,一口气顶到了小穴深处的子宫口上!

叮——

这一瞬,我冥冥之中仿佛听到了一声脆响,好像身体中的什么禁制被打开了……

一股暖流从阴部开始迅速向全身扩散,疼痛开始飞速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奇妙的畅快感,仿佛是飞起来了了一般,让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

同样有这种奇妙感觉的还有主人,他和我一样舒适的眯起了眼睛,感受着这份来自上古之神的馈赠。

根据精灵族秘史的记载,对于能使精灵主动献身,帮助精灵觉醒魔力回路的人是有天大的好处的——精灵的贞洁之身被破除之后,集中在阴部的本源魔力会向精灵全身的经脉扩散,从而成功开启魔力回路,而在精灵魔力回路开启的同时,部分精灵没来得及吸收的本源魔力会作为谢礼,顺着相互结合的生殖器流入被献身者的体内,帮助被献身者精进魔力修为和提高魔法天赋。

感受着体内流动着的魔力,这个已经年过中旬,已经开始发福的男人终于突破了作为凡人的枷锁,正式挤进了超凡之列,但是……

这还不够!

必须趁这只精灵刚觉醒魔力回路,沸腾的魔力还未完全稳定之时更多的掠夺她的本源魔力。

虽然培养一只听话顺从,且还很有可能会成长为高阶魔法师的性奴隶精灵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但是这就意味着她拥有了能反抗我,乃至于取缔我的能力,这是不行的!

哪怕是废了她的魔法天赋也好,也绝对不能让她的成长起来超脱我的掌控!

对不起了,我可爱的奈奈子,谁让你是我的性奴隶呢……

这样想着,男人的嘴角流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没有丝毫顾及才刚刚被破掉贞洁之身,魔力回路的觉醒还未完全稳定的我的感受,身体一用力把坐在他身上的我推到在了床上,紧紧抱着我的双腿把我死死压在身下,直接对着我的小穴开始了抽插——全力抽插!

因为流入全身经脉的本源魔力还在沸腾,魔力回路还未完全稳定的缘故,现在的我身体可是超级敏感的。

在我的感官之中,本来只是单纯的轻飘飘的舒适感,因为主人突如其来的猛力狂肏,之间变成了爽翻天的乱飘。

“咿呀…呀啊…嗯啊啊…嗯嗯~,好爽…咿咿…啊嗯…好爽啊…主人…主人…啊…啊…奴家…奴家太敏感了…嗯…要…要受不了…啊啊…慢些…嗯嗯…主人…求…啊…求您慢些呀~”

这就是真正的做爱吗,真是太爽了,这可比我在被调教过后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偷偷自慰舒服多了……不妙,魂要被肏飞了。

“好舒服…啊啊…主人…奴…嗯嗯…奴家好舒服啊~,嗯嗯…做爱…好棒…啊…奴家正在跟…嗯…跟主人做爱~,请…请您肏我…呀啊…用力…嗯…好棒…用力肏死奴家啊~”

我的双手攥紧了洁白的床单,双腿紧紧环扣住了主人的腰际,腰部、臀部不断扭动着迎合主人的抽插,小嘴无意识的浪叫着。

“好美…啊啊啊…主人…嗯啊…美死…咿咿…要美死奴家了~,啊…嗯嗯…啊…啊…主人…喜欢…啊嗯嗯…做爱喜欢…啊嗯…啊嗯…主人…我…啊…奴家好喜欢您啊…嗯啊啊啊~”

剧烈的快感使我双目泛白,高强度的抽插把我的手头都抽出了的嘴巴吊在了嘴角边,大量的唾液和淫液不断从我的嘴巴和小穴处飞溅,甚至于我胸前的两颗已经变得饱满红润无比的乳头甚至也开始溅出了乳白色的乳汁——这些现象都是我身体的本源魔力失控的表现,而这些溅出的唾液、淫液、乳汁都参杂着由于不稳定而不断从我身体内散逸而出的本源魔力。

当然,对于这些散逸而出的本源魔力,主人并没有放过的意思。

他直接吻住了我的唇,强势的把舌头探进了我的小嘴,霸道的吸吮起了我的口中的唾液;他的双手握住了我的双乳,生疏地运转起了魔力形成了魔力泡,把我双乳之中溅出的乳汁装了起来;至于下体的小穴,这是最不需要担心的,因为作为本源魔力外泄的最大缺口,不断进出男性生殖器本来就是这一股又一股本源魔力最好的去处!

我的一切正在被主人飞速掠夺着,虽然身体的在本能疯狂的警告我、督促着我必须要阻止主人的行为,但是已经被主人肏到精神失常的我已经没办法做出任何反抗的行为。

或者说一开始我就没有反抗的可能。

因为我是性奴隶,是主人的小母狗不是吗?

“好棒…啊…啊…好爽啊~,用力…啊嗯啊…啊…用力肏…嗯…啊啊嗯~,主人…啊…主人…嗯嗯…嗯啊…咿呀啊~,要…啊…要去了…嗯嗯…主人…嗯…奴家…奴家要去了~”

终于,在我的一切即将被掠夺干净之际,我的身体终于来到了高潮的边缘。

我有预感,这将会是一个绝顶的、超赞的、绝美的高潮。

我的心在不可避免的期待着,哪怕这将是会把我彻底推入绝望深渊之中的高潮,我的心也还是不可避免的在期待着。

“唔……那我们就一起去吧,给我接好了,这份来自你的主人的高贵的精液……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说着,对于已经无利可榨的我,主人也同步开始的最终冲刺,我俩都已经到达了绝对的边缘,终于——

“唔…唔哈——!!!”

“咿呀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感受着射入子宫内的炙热的一瞬间,我终于到达了高潮。

一瞬之间,我的意识仿佛乘坐着突破云霄,直直飞入了太空的火箭般,我感觉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寂静、安逸、舒心,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呢,我想我恐怕穷极一生也无法用恰当的语言做出形容。

成为性奴隶也好,被无情掠夺一切也罢,这都无所谓了。

现在无需想太多,也无需烦恼那些有的没的未来琐事,只需要静静感受就好,感受这份难道的空灵之美,感受这通往深渊的单程之旅……

外界,在我的意识已经完全昏睡过去了之后,主人终于向我的子宫射完了最后一滴精液,从我那已经微微鼓起的小腹就可以看出主人射得有多爽。

“呼……射爽了射爽了。”

掠夺了精灵少女的绝大部分本源魔力,已经重回二十岁青春年华的男人长长呼出了一口浊气,把已经疲软下来的肉棒从精灵少女的体内拔了出来,把已经被肏成一块破布般软绵绵的精灵少女随手扔在了床上后,直接在精灵少女身旁盘膝而坐。

他闭起眼睛,嘴巴一呼一吸,漂浮在房间上空大量的装满了含有精灵少女本源魔力的乳汁的魔力球像排着队一般,一颗一颗地缓缓飞入他的嘴中,供他吸收提炼。

许久之后,男人重新睁开了眼睛,他伸出手,一股纯粹、浓厚的魔力团在他的手中凝聚。

“我这是直接到了五阶?!!”


男人惊诧的瞪大了眼睛,哪怕已经预想到了会获成功一口气突破数阶修为,但他确实没有想到竟然会直接到五阶这种程度。

要知道五阶的修为哪怕是放在大国的主力军队之中也是精锐中的精锐,能在战争中起到中流砥柱的作用。

想到这,男人突然感到一阵后怕。

自己只是吸收了精灵少女外泄出来的魔力就有了五阶的修为,假如自己当时任由着精灵少女的魔力回路稳定下来的话,恐怕这只精灵性奴隶会直接拥有至少六阶的修为。

六阶,那已经是直接可以绝对一场战争走向的程度了。

虽然已经尽量高估了,但没想到最后还是小看了精灵族的潜力,该说果然不愧是被上古之神眷顾着的种族吗……

不过这又如何,到头来不都还是被我踩在了脚下,成为我走向辉煌的垫脚石。

看着摊倒昏死在床上的精灵族少女——她的双目泛白,舌头外吊在嘴角处不断滤出唾液,依旧饱满红润的乳头还在向外渗出丝丝乳汁,她的双腿大张,一股又一股白浊的精液随着她身体一阵又一阵的痉挛而排出小穴。

看着这样的一幕,愉悦之感充斥着男人的内心,他不在克制自己,单手抚额,后仰大笑了起来。

“我可爱的性奴隶奈奈子,让我们今后更加愉悦的相处吧……”

大纲?那是什么东西,想到什么写什么!

<< 关于我穿越成了精灵性奴隶这件事关于我穿越成了精灵性奴隶这件事 第七章 >>
10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3 thoughts on “关于我穿越成了精灵性奴隶这件事 第六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